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文艺史料古代文学

偏执与规范:中国古代小说脾气描写的文化解读

收录:2011-12-17  作者:李桂奎  来源:吉首大学学报社科版【原刊期号】20082  点击:2283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李桂奎专辑

Chinese ancient novels attempted to describe Characters" temperament of stubbornly-biasedness in light of the background of traditional culture, from the pointing view of mutual promotion & restraints between the five elements of metal, wood, water, fire and earth. We can also have Chinese ancient novels such as "Three Kingdoms" and" A Journey to the West" classified into the above five kinds: the arrogant belongs to metal, honest & straight forward to wood, the gentle and tender to water, the irascible & irritable to fire and generous & rich to earth. And from the speed of temper change, they are classified into so called pace of slow and fast which are expressed by means of people"s talk and manner. Also from the range of mood, they can be sorted in the frame of arrogance & impetuous into characters of being unruly or restraint. In short, such changing law is generally of the temperament range of our traditional culture and the society can also be mirrored in it.

人们通常所说的“脾气”、“秉性”或“性情”,是个性心理特征的组成要素之一,在心理学上属于“气质”范畴。脾气的论定一方面依据情绪产生的速度,另一方面依据情绪变化的幅度。在日常生活中,人们通常遵从儒家“中庸”行为规范,提倡“中行”型的所谓“好脾气”做人行事;而在小说创作中,为确立并突出人物的性格特征,作者常常把注意力放在那些“过”与“不及”等人物偏执脾性的描写上。巴人在谈到“描写人物的手法”时指出:“习惯脾气的描写,也是映现人物性格的一种方法。”[1](P489)在小说写人过程中,脾气描写是一个很重要的层面。然而,在长期以来的小说研究中,人们往往忽视了脾性描写这一角度。中国古代小说关于人物脾气的描写既热衷于偏执性,又大体符合中国传统文化规范,需要不断地进行阐释和解读。

一、偏执脾气描写的“五性”规范

中国人最喜欢用“五行”统筹下的“五性”思维来为人物的脾性归类。大约在春秋战国时期,古代医学著作《黄帝内经》中的《灵枢经》卷九之《阴阳二十五人》即根据阴阳五行学说,把人的某些心理上的个别差异与生理解剖特点联系起来。这部文化典籍按照强弱,将阴阳分解为太阴、少阴、太阳、少阳、阴阳和平五种类型,每种类型具有各自不同的体质形态和气质。同时,该书还根据五行法则,把人分为“金形”、“木形”、“水形”、“火形”和“土形”,以其与不同的肤色、体形和气质特点对应。根据这种思想意识,人们将人物的脾性一分为五,是为“五性”。大致是,水性柔媚,土性厚重,金性骄纵,木性憨直,火性暴躁。按照“五行”与“五色”、“五方”、“五性”等“五数”范畴的对应关系,我们不妨对《三国志演义》的“五虎上将”的脾性作一大致的“五行”归属巡礼。关羽佩以“青龙偃月刀”及其“绿袍”,当属“木”,因木色青;张飞“性急如烈火”,自然属“火”;黄忠被认定属“土”,不仅是因其姓为“黄”,合于“土”分属“五色”之黄,而且还是因为“土”对应“性重”、“情厚”;判马超属“金”,主要是因为“金”对应于“五方”之“西”,而这位天威将军自西凉起身,同时,“金”色白,而这位英雄年少又常常身着“白袍银铠”;赵云之属“水”,首先是因为它来自常山真定(今河北石家庄市北),自然合于北方之“水”,同时大体上合乎“水”之“其性聪明,其情良善”德性。按照五行生克原理,他们之间的分工合作自然属于“相生”的一面,不必多言;而关于他们之间“相克”的一面倒需要作一寻绎。按照“五行”相克的逻辑次序,五虎将之间应当是关羽克黄忠,黄忠克赵云,赵云克张飞,张飞克马超,马超克关羽。虽然《三国志演义》的作者并不着意于依照“五行生克”原理来图解“五虎将”的所作所为,但我们却不妨按照“五行”视角来阐释其中的人物关系。关羽之克黄忠,主要表现在他瞧不起老将黄忠,小说嘉靖本第七十三回写他接到费诗送来的封赐印信,并问:“哪五虎将?”当来者告知他具体人物时,关羽生气地说:“翼德吾弟也;孟起世代名家;子龙久随吾兄,即吾弟也,位与吾相并,可也。黄忠何等人,敢与吾同列?大丈夫终不与老卒为伍!”并表示不肯受印,经费诗一番劝说才肯接受。关羽之所以不愿与老将黄忠为伍,按照“五行”学说,就是因为他们属性相克。作者精心安排这一情节,意在有力地表现关羽的傲气和刚愎自用等人格缺陷。关于张飞克马超,可从第六十五回所写的“葭萌关张飞夜战马超”这件事来加以说明。本来,马超在张鲁幕下受人陷害,早就秘密写信给刘备希望投降他,不可能再发生两员虎将厮杀的故事。而小说为了强化两人的性格,却不顾这些历史事实,特意杜撰了这一场惊心动魄的闪眼夜战。小说写两人一开始斗智斗勇,“约战百余合,不分胜负”,张飞“不用头盔,只裹包巾上马”,又斗百余合,“两个精神倍加”。时近天黑,张飞不肯罢休,要安排夜战,马超也跃跃不相让,于是,他们“点起千百火把,照耀如同白日”,再战二十余合,仍不分胜负。于是,马超暗掣铜锤,回身便打,试图出奇制胜;而张飞则能敏捷地闪过。两军收兵,照样是输赢难决。最后经诸葛亮谋划授计,马超才被逼迫投降。通过这场漂亮仗的巧意安排,作者将两位虎将的神通和血性强化出来。另外,在第四十一回和第五十二回,张飞与赵云的敌对两度白热化,再说,张飞古城会与关羽的误会性冲突也多多少少地体现出“五行”彼此“相克”的一面,这一笔墨对表现张飞粗豪爽直的个性十分有力。如此看来,在人物脾性描写上,《三国志演义》一方面或多或少地打上了“五行生克”的印记,另一方面,它又不生搬硬套“五行生克”的清规戒律。

偏执与规范:中国古代小说脾气描写的文化解读 共有8页,您还有7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8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文章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偏执与规范:中国古代小说脾气描写的文化解读》点评。
 ※ 文章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偏执与规范:中国古代小说脾气描写的文化解读》点赞!
精彩图文
红楼梦考论
红楼梦考论
从思想史角度切入当代汉诗的内核——评赵思运、韩金玲《中国大陆当代汉诗的文化镜像》
从思想史角度…
古典小說論集
古典小說論集…
中国古代短篇小说集
中国古代短篇…
张兰阁的戏剧狂想曲
张兰阁的戏剧…
红楼梦文化面面观
红楼梦文化面…
精彩史料专题
文艺史料
名家文章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