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文艺史料古代文学

文学史的深与浅——兼评夏志清《中国现代小说史》

收录:2011-12-17  作者:孙郁  来源:中国图书评论  点击:1449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孙郁专辑

【主持人语】 文学史家把自己的名字印在他所撰写的文学史著作的封面上,仿佛仅仅为了标识该书的著作权,而一进入正文部分,他自己就彻底消失了,让位于历史。不过,他并不在正文外面,他永远在里面,像一个拥有极大权威可却从不抛头露面的“影子内阁”,事无巨细地参与到每一个字眼儿、句子和段落的“决策”中,哪怕他讲述的是几个世纪甚至十几个世纪以前的事。

谈到文学史,我们通常想到的是构成文学史基本要素的两个问题,一是何谓文学,一是哪些作家或作品有资格进入文学史。在这里,被忽略的恰恰是撰写者本人,而正是他在决定何谓文学,谁是重要作家和作品。此外,他还不是著作权中所标明的单个人,作为一个历史家,他从属于某个社会群体,而这个群体的价值尺度、情感特征和政治需要暗中左右着他的选择和写作。把文学史著作说成是偏见和成见的辑录,肯定失之偏激,但撰写者以及——通过他——他所属的那个群体的审美意趣、意识形态、文化霸权策略的确渗透于历史叙事中。正因为如此,作为文化领导权之争在文学史撰写中的表现,才会不断出现“重写文学史”的呼吁和尝试。

文学史著作,一言以蔽之,是关于文学的历史的种种叙事或构成。当某部文学史著作“广被认可”时,那不是因为它恰巧接近了历史“真实”,而是在一定范围里获得了“共识”;当这部著作被用作教科书时,它就在行使文化霸权。

程 巍

文学史的深与浅 ——兼评夏志清《中国现代小说史》

二十年前在沈阳读书时,北大的王瑶先生来校讲学,题目是中国现代文学史的若干问题。那是我了解文学史理论的开始,现在还清楚地记得王先生讲演时的神姿。文学史写作是个不讨好的工作。一本关于文学的书能在五十年后依然被广泛阅读,已实属不易,或说是获得了读者青睐的。王瑶的早年著作《中古文学史论》,现在依然被人们提及。闻一多研究诗经的文字,已过去了六十余年,如今读了依然有亮点。比如《诗经的性欲观》、《诗新台鸿字说》、《匡斋尺牍》诸长文,每每阅之,仿佛都不减光泽。王国维的那本《宋元戏曲史》,鲁迅的《中国小说史略》,世人差不多皆宝而爱之。写作的背后,其实亦如哲学独白与小说式的玄机,记得王瑶也谈到了类似的话题,他的观点是,文学研究有自己特殊的规律,但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找到它的。

一切精神活动皆构成历史。描述它们却并非简单。用康德的话说,凭借思辨理性去超越经验界限是冒险的。我在上世纪60年代末读过几本俄国文学史的著作,留有很深的印象。但后来看到苏联解体后的资料,才知道那几本著作引起的争议和批评是那么巨大。对同一事物的判断,有如此大的分歧,似乎也暗示我们这样一个话题:有时史无定论,超越历史环境的纯然的观照,其实是大难的。

我由此想起上世纪80年代阅读夏志清的《中国现代小说史》片断时的感受,那时的印象是,夏氏对现代文人的勾勒和我习惯的看法迥异,一时既感新鲜,又颇多疑虑,以为有一些判断是过度政治化了的。后来看到我的几个老师批判夏氏的文章,印象是气愤有余,学理不足,依然未能搔到那一本书的痒处。较之于民国间鲁迅与友人讨论文学史的文字,今人在什么地方是有退化的地方。上世纪80年代后期,重写文学史的话题四起,我听过唐弢先生的谈话,言之亦多谨慎,对青年学者对自己的批评,并未都能够接受。唐先生以为文学史有争议是必然的,在纷纭复杂的现象背后,难说没有什么规律。他自己是相信有一个客观尺度的。至于这尺度的标准怎样才算正确,则并未给予正面的回答。重写文学史的观点提出,我想也与夏志清的那本著作的引进大有关系。这个华裔美国学者,带来了诸多的刺激,有的新颖深切,有的未免简陋。要超越他的文本,成了那时某些青年学者的一种使命。

文学史的深与浅——兼评夏志清《中国现代小说史》 共有6页,您还有5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6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文章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文学史的深与浅——兼评夏志清《中国现代小说史》》点评。
 ※ 文章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文学史的深与浅——兼评夏志清《中国现代小说史》》点赞!
精彩图文
一种文体的崛起——中篇小说三十年
一种文体的崛…
谈电子版古籍“善本”
谈电子版古籍…
朴在渊和中国小说文献研究
朴在渊和中国…
《郝懿行集(精装全7册)》
《郝懿行集(…
中国古代情爱小说史
中国古代情爱…
话说李汝珍
话说李汝珍
精彩史料专题
文艺史料
名家文章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