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文艺史料古代文学[专题]明清戏曲

诗性人格与桂馥《后四声猿》杂剧

收录:2011-5-8  作者:杜桂萍  来源:《齐鲁学刊》2011年第1期总第220期  点击:4177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杜桂萍专辑、或者明清戏曲专题

(二)戏剧冲突受制于抒情

《后四声猿》是—部比较典型的文人剧,其戏剧冲突不是表现为人物性格的对立斗争以至分裂,而是通过人物形象观念之间、情感之间的矛盾,借助这些矛盾的相异或对立来展现和推动情节,冲突的解决也依靠矛盾的转化或消解,因此戏剧冲突常常体现为抒情化。如《放杨枝》一剧,虽然作品一开始即将矛盾展示出来,但戏剧矛盾的展现却是人物自身情感的对立过程。因此,情感的对立消失了,戏剧冲突也就得到了解决,而没有更多地依赖戏剧情节与动作。不过,在《后四声猿》中,除了《放杨枝》中白居易和樊素的情感表现是在同一时空中完成的,其它三剧中的主要人物均处于各自独立的时间或空间之中。他们之间的情感各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他们各自情感的表现却是单独完成的。如陆游之于唐婉,他们感情笃深,近在咫尺,却囿于封建的伦理道德而不能互通心曲。作者将他们放在两个空间内,让其爱而不能、悔恨交织的复杂情感各自单独地抒发出来。这样,人物情感的表现获得了相对的独立性,造成其深沉、强烈、凝重的戏剧效果,很好地表现了外界力量的残酷性及其对美好情感的扭曲。同样,苏东坡之于陈希亮,黄居难之于李贺,他们情感的表现也是各自独立的。运用多元时空来表现剧中人的情感,让其内心感受得到淋漓尽致地抒发,形成《后四声猿》深沉、强烈、抒情的戏剧效果。所以,青木正儿说,《后四声猿》“四种并写诗人饮恨事,恻恻足以动人” 9322;(p419)。

(三)戏剧曲词追求诗性

桂馥是一位学人,其学术著作以理性、逻辑和简洁朴质的语言为特征,“为文亦不喜驰骋华藻”②(卷六,《上阮学使书》),诗歌中很难见到文辞藻绘的现象。但《后四声猿》却呈现着另一种语言现实,即清丽典雅,又婉约深情,展露出作者那一颗理性之心的柔软之处和诗性之美。如:“杨枝缓缓歌,玉盏频频递。柳腰让小蛮,骏骨惭良骥。只落得眼看丝柳垂,身逐柳花飞。老爷,好狠心也。解脱了连环结,丢开了千里骓。凄凄,人马肝肠碎;恓恓,飘零那得归!”(《放杨枝》)清词丽句,柔情婉转,形象地塑造出一位情意绵绵的小女子形象。《题园壁》思考婆媳关系不睦所导致的爱情悲剧,作者专以“沈园相会”一段来表现情殇之深重。在春光融融、风光旖旎的沈园,经历了爱情不幸的两位悲剧主人公本来已非常苦痛,心情与环境极不协调,却偏偏有了近在咫尺而不能相聚的机缘。在这里,桂馥借助忧伤优美的曲词,营造了一个诗意盎然的画面,其以戏剧场景出之,讲述了陆游、唐婉婚姻悲剧的起因(“谨承母意”)、结果(“如今庭帏大安”),又细腻揭示了二人内在世界的忧郁感伤,诗的品格与特性十分突出。难怪面对《放杨枝》、《题园壁》二剧表现出的“遣辞述意,缠绵悱恻,若不胜情”,郑振铎曾惊奇地发出疑问:“老诗人固犹未能忘情耶?”④(p688)桂馥还非常善于化用诗歌语言。四个杂剧中,三个有诗人的相关作品作为史实依据,诗歌的基本情绪进入到作者的话语系统中,不但充当了塑造人物的角色,还融入作者的语言中,以化用的方式参加了对人物的塑造。如《放杨枝》上场诗:“一树春风千万枝,嫩于金色软于丝。永丰西角荒园里,尽日无人属阿谁?”而《题园壁》则将《钗头凤》作为主旋律融入作品中,强调了整个作品的忧伤怨恨情绪。如是,作品中的主要人物形象也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或忧郁感伤,或激昂愤激,无不出入于诗歌内外。或者说,从诗歌中捕捉形象特质,借助于戏曲曲词推出,打上了鲜明的诗歌特色,具有强烈的诗的气质。《后四声猿》行世后,其词曲之妙一直获得首肯,与此亦关联密切。

诗性人格与桂馥《后四声猿》杂剧 共有10页,您还有5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尾页  页次:5/10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精彩史料专题
文艺史料
名家文章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