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文艺史料古代文学[专题]明清戏曲

诗性人格与桂馥《后四声猿》杂剧

收录:2011-5-8  作者:杜桂萍  来源:《齐鲁学刊》2011年第1期总第220期  点击:4175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杜桂萍专辑、或者明清戏曲专题

在以自己的方式与古人进行精神对话的同时,桂馥时时表现出对所崇尚的杂剧作家前辈徐渭的皈依之意,又不拘泥于《四声猿》文本之规囿,力求表达自我的生活理念与个性风采。如果说《放杨枝》是为自我画像,抒发了天涯沦落之际的孤独感伤,那么《谒府帅》则专为官场现实写生,与徐渭笔下的《玉禅师》有异趣同工之妙;尤其是有桂馥滇南为官的仕宦经验作为题材源泉,更加真切自然,切中时弊,在情绪上颇得《狂鼓史》之意,又呈现出沉郁蕴藉之美。应该说,对于徐渭所提供艺术经验的借鉴,《后四声猿》的接受最为当行。具有代表性的是《投溷中》。《狂鼓史》以祢衡“骂曹”表达一腔不平之气,借助幻境的形式对嫉才妒能者进行惩罚,《投溷中》对此进行了创造性借鉴。唐代“鬼才”诗人李贺“锦囊心血”被投之溷中的遭遇,是一贯对才学高度认可的桂馥难以容忍的,他有感于当时社会普遍存在的嫉才现象,指出:“有才人每为无才者忌。其忌之也,或诬之,或谮之,或挤排之,或欲陷而杀之,未有毒于李长吉之中表者:竟赚其诗于溷中投之,锦囊心血一滴无存!此辈忌才人若免神谴,成何世界?投之鬼窟,烈于溷中。”④(p684,《投溷中散套小引》)借助《四声猿》所提供的艺术经验以及自己的奇思妙想,桂馥设计了三个迥然不同的世界。在上天,玉皇大帝新修白玉楼,因“天仙都是老荒疏、旧套调,不合时宜”,所以召人间有才能的李贺作一篇“新样奇文”,爱才之意,令人欣喜。而在人间,嫉才妒能的小人黄居难对李贺的才华横溢恨之入骨,因不能抗之于生前,便于李贺死后将其生平所作诗稿尽投于厕所之中,无能而又卑劣至极,令人触目惊心。第三个世界是地狱,最可见出徐渭式艺术思维之超常:其一改阴森可怕的日常印象,成为公正合理的裁判场所:对有才者友好,对嫉才者惩罚,人间正义在这里得到了伸张,人间怨气在这里得到了排解。在公正与希望的世界里,桂馥以冥判的形式对嫉才小人进行了猛烈的报复:舌头割掉去喂狗,脑髓取出投入厕所,眼珠则去给钟馗下酒,心肝拿出喂乌鸢,最后将四肢截下扔入油锅,以此让“那世上人拭亮了眼睛看这榜样”,对那些“不怨自家才短,却忌人家才多”者,提出了严厉的警告:“看榜样,休偏跛,恶贯盈,谁能躲,莫道俺阴曹播弄他不算残苛。”即使这样,其胸中依然愤懑难消,借判官之口指出:“如山铁案是阎罗,做了亏心逃不脱。他只顾绝情李贺,万代沉沦为证左。”对嫉才妒能者再一次提出严厉的警告。

不仅如此,桂馥在杂剧体制方面也体现了对徐渭及其杂剧的创造性借鉴。如《四声猿》一样,《后四声猿》也摹写了四个题材与情节均不相涉的故事合为一剧,不依赖情节联结故事,而依靠主体精神统摄全局。不过,桂馥更善于根据剧情的需要,慎重地选择曲调加以运用。以风格而论,《放杨枝》和《题园壁》二剧有相似之处,《谒府帅》和《投溷中》二剧有共同之点,但桂馥却以南北曲调分开之,《放杨枝》以北调,《题园壁》则以南曲,《谒府帅》以北调,《投溷中》则以南曲。北调以豪放激昂见长,南曲则以婉柔细腻为主,取不同风格的曲调写作风格相类似的作品,实为桂馥独出新意之举。以整个《后四声猿》剧本而论,南北参差,剧曲般配,不失为一种匀称之美,较之《四声猿》,其不独在体制上有所发展,而且趋于完善、精细。徐渭所作,“若绳之以元剧规律,皆为创例”⑨(p758),但在他的一套四剧之中,除最后之《女状元》用南曲外,其它三剧皆用北曲。从剧作的整体结构而言,显然缺乏平稳匀称。另外,《四声猿》杂剧中,《狂鼓史》为一折,《玉禅师》、《雌木兰》各为二折,《女状元》则有五折,折数分配不均匀。桂馥所作,全为各自独立之—折,已具有相当程度的完善性。杂剧体制的日趋成熟和完善,是桂馥及其他文人剧作家刻意为之的结果,也是郑振铎所谓“纯正之文人剧”⑤(p795)的标志之—。

诗性人格与桂馥《后四声猿》杂剧 共有10页,您还有7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尾页  页次:3/10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精彩史料专题
文艺史料
名家文章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