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文艺史料古代文学

叶燮与沈德潜

收录:2010-5-13  作者:郭绍虞  来源:中国文学批评史  点击:3748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郭绍虞专辑

叶燮字星期,号横山,江南吴江人,著有《已畦集》。

叶氏名位虽不高,但以沈德潜的关系,所谓“横山门下尚有诗人”,故其影响也不为不大。沈德潜的《说诗ㄧ语》,薛雪的《一瓢诗话》,颇多称引横山诗教之处。就是不曾明言是横山言论者,亦多暗袭横山之说。

叶氏论诗之著,有《原诗》内外篇四卷,即附《已畦集》中。沈珩序其书,称“自古宗工宿匠,所以称诗之说仅一支一节之琐者耳,未尝有创辟其识,综贯成一家言,出以砭其迷,开其悟”,这几句话,推颂得极为恰当。《原诗》之长,即在精心结构,可以当得起称能建立一种体系的书。

横山论诗所以能“创辟其识,综贯成一家言”者,即在于用文学史家的眼光与方法以批评文学,所以能不立门户,不囿于一家之说,而却能穷流溯源独探风雅之本,以成为一家之言。

我们研究《原诗》,首先应当注意他开宗明义的几句话。他说:

诗始于《三百篇》,而规模体具于汉,自是而魏而六朝、三唐,历宋、元、明以至昭代,上下三千余年间,诗之质文体裁格律声调辞句,递升降不同,而要之诗有源必有流,有本必达末;又有因流而溯源,循末以返本,其学无穷,其理日出;乃知诗之为道,未有一日不相续相禅而或息者也。

在这几句话中间,我们所应注意的,即是他一方面说诗变至剧,而一方面又说诗道未息。他能看出文学之演变,所以他不赞成李梦阳之不读唐以后书,李攀龙之谓唐无古诗。在别人只知奉不变者以为宗,而他却能知道“有源必有流,有本必达末”,根本没有盛衰优劣可言。正因他能知道文学之演变,所以他又能于演变中看出其有不变者存。因此,他又不赞成一般反对李、何、李、王的人之溺于偏畸之私说。所以他又要“因流而溯源,循末以返本”。正因他能这般明了诗之源流本末,正变盛衰,所以不满意于一般论诗之人,而不禁慨叹地说:“称诗之人,才短力弱,识又蒙焉而不知所衷,既不能知诗之源流本末正变盛衰,互为循环,并不能辨古今作者之心思才力深浅高下长短,孰为沿为革,孰为创为因,孰为流弊而衰,孰为救衰而盛,一一剖析而缕分之,兼综而条贯之,徒自诩矜张,为郛廓隔膜之谈,以欺人而自欺也。”在这种情况之下,“于是百喙争鸣,互自标榜,┅┅是非淆而性情汩,不能不三叹于风雅之日衰”了。

现在先就他“变”的问题来讲,他很能说明文学之演变。他以为诗变出于自然。“自有天地以来,古今世运气数,递变迁以相禅。古云,天道十年一变,此理也,亦势也,无事无物不然,宁独诗之一道胶固而不变乎?”于是他再说明必变的理由。(一)踵事增华,以后出者为精,所以应当变。他说:“大凡物之踵事增华,以渐而进,以至于极。故人之智慧心思,在古人始用之,又渐出之,而未穷未尽者,得后人精求之而益用之出之。乾坤一日不息,则人之智慧心思,必无尽与穷之日。”这是必变之理由一。不过此节还可说是昭明太子所已经说过的话。至于(二)陈言既多,则互相蹈袭,在势又不得不变。他又说:“唐诗为八代以来一大变,韩愈为唐诗之一大变。┅┅开宝之诗,一时非不盛,递至大历、贞元、元和之间沿其影响字句者且百年。此百余年之诗,其传者已少殊尤出类之作,不传者更可知矣。必待有人焉,起而拨正之,则不得不改弦而更张之。愈尝自谓陈言之务去,想其时陈言之为祸必有出乎目不忍见,耳不堪闻者。”由此义言,虽是本于韩愈,然而如此说明,则为叶氏的创见。近人每称王国维《人间词话》“文体通行既久,染指遂多,自成习套”之语,殊不知《原诗》中早已说过了。这是必变之理由二。

叶燮与沈德潜 共有10页,您还有9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10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文章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叶燮与沈德潜》点评。
 ※ 文章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叶燮与沈德潜》点赞!
精彩图文
日本所藏《西廂記》版本知見錄[一]
日本所藏《西…
加洛林艺术
加洛林艺术
日本所見《琵琶記》版本敘錄[一]
日本所見《琵…
北朝乐府《敕勒歌》散考——经典名篇故地新考之二十一
北朝乐府《敕…
千古文章未尽才——谈批评家李长之
千古文章未尽…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水彩画的第一次大检阅——首届全国水彩、速写展
中华人民共和…
精彩史料专题
文艺史料
名家文章专辑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Mate/Show.asp 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