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文艺史料古代文学

六朝的散文(一)

收录:2010-5-5  作者:郑振铎  来源:中国文学史  点击:2329
赞一个 赞 0  踩一下 踩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郑振铎专辑

六朝文笔之分──六朝散文的重要──抒情小品的流行──刘琨、郭璞等──王羲之、献之父子的杂帖──陶渊明的《五柳先生传》与《自祭文》等──谢灵运、颜延之与鲍照──王融与孔稚──梁代诸帝与萧统──沈约、任、江淹等──何逊、吴均等──刘峻的《广绝交论》──丘迟的《与陈伯之书》──徐陵、沈炯、陈叔宝、江总等──六朝宗教家的活跃──本土思想对于佛家思想的反攻──慧琳的《白黑论》──顾欢的《夷夏论》──范缜的《神灭论》──《抱朴子》与《金楼子》──六朝的史书作者

六朝文章有“文”“笔”之分。文即“美文”,笔则所谓应用文者是。刘勰《文心雕龙·总术篇》谓:“今之常言,有文有笔,以为无韵者笔也,有韵者文也。”梁元帝《金楼子·立言篇》亦谓:“至如不便为诗如阎纂,善为章奏如伯松,若此之流,泛谓之笔。吟咏风谣,流连哀思者谓之文。”又谓:“至如文者,惟须绮纷披,宫徵靡曼,唇吻遒会,情灵摇荡。”是则,所谓“文”者并不是以有韵者为限,只要是以“绮纷披”之文,来抒写个人情思者皆是。当然“文”是包括了诗赋在内的。但如制诰章奏之流,便是所谓“笔”了。故除了“应用文”之外,凡“文章”皆可谓之文。《南史·颜延之传》:“宋文帝尝问以诸子才能。延之曰:‘竣得臣笔,测得臣文。’”《梁书·刘赞传》:“幼孤,兄弟相励勤学。并工属文。孝绰常曰:‘三笔六诗’。三即孝仪,六孝威也。”这里所谓“诗”,便是延之之所谓“文”。直到中唐,还有此别。赵《因话录》云:“韩文公与孟东野友善。韩文公文至高,孟长于五言,时号孟诗韩笔。”实则,六朝之“文笔”,相差也至微。即所谓朝廷大制作,也往往是“绮纷披,宫徵靡曼”的。我们可以说,除了诗赋不论外,其他六朝散文,不论是美文,或是应用文,差不多,莫不是如隋初李谔所攻击的“连篇累牍,不出月露之形,积案盈箱,唯是风云之状”的云云。在这种状态之下的散文,便是“古文家”所集矢的。后人的所谓“文起八代之衰”,便是断定了六朝文是要归在“衰”之列的。但六朝的散文果是在所谓“衰”的一行列中么?其文坛的情况果是如后人之所轻蔑的么?这倒该为她一雪不平。

把什么公牍、记载之类的应用文,都骈四俪六的做起来,故意使得大众看不懂,这当然是一个魔道。但如个人的抒情的散文,写得“绮纷披,宫徵靡曼。唇吻遒会,情灵摇荡”,难道便也是一个罪状么?在我们的文学史里,最苦的是,抒情的散文太少。六朝却是最富于此类抒情小品的时代。这,我们可以说,是六朝的最特异的最光荣的一点,足以和她的翻译文学,新乐府辞,并称为鼎立的三大奇迹的。在我们的文学史里,抒情小品文之发达,除了明、清之交的一个时代之外,六朝便是其最重要的发展期了。明、清之交的散文的奇葩,不过如“昙花一现”而已。六朝散文则维持至于近三百年之久,其重要性,尤应为我们所认识。其他论难的文字,描状的史传,也尽有许多高明的述作,不单是所谓“月露之形”、“风云之状”而已。

抒情的散文,建安之末,已见萌芽。子桓兄弟的书札,往往忆宴游的愉乐,悼友朋的长逝,悱恻缠绵,若不胜情,已开了六朝文的先路。正始之际,崇尚清谈,士大夫以廖廓之言,袒荡之行相高,更增进了文辞的隽永。五胡之乱,士族避地江南者多,“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在这样的山川秀丽的新环境里,又浚启了他们不少的诗意文情。于是便是应用、酬答的散文之间,也往往“流连哀思”,充满了微茫的情绪。

六朝的散文(一) 共有6页,您还有5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6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踩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文章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六朝的散文(一)》点评。
 ※ 文章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六朝的散文(一)》点赞!
精彩图文
谈西藏艺术
谈西藏艺术
杜贵晨选注:《明诗选(中国古典文学读本丛书·断代诗选)》
杜贵晨选注:…
致叶辛——《客过亭》读后
致叶辛——《…
《中国记者》研究——以2007年1-12期为例
《中国记者》…
幽燕文学艺术嬗变纬略
幽燕文学艺术…
宁宗一讲金瓶梅
宁宗一讲金瓶…
精彩史料专题
文艺史料
名家文章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