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国学精粹综合

解析清华简《尹诰》,以补证“误读”说

收录:2011-8-30  作者:陆建初  来源:国学网  点击:497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陆建初专栏

此句亦旁叙,转述尹告汤之言:我邦向来友协他邦,有仁德,故远邦之族也拥戴向往之。复见伊尹深谋远虑,有及伐夏后之安邦。若诰体则王言诰白,正大堂皇,而绝不旁叙私谋利诱(见下文)。

“汤曰:‘呜呼!吾何作于民,俾我众勿违朕言’”。此汤之谦辞也,意即我何德何能,而得诸邦诸族之信任。“朕”在先籍中即如“我”之自称,非后世为帝皇专用。虞夏以来,如舜禹等听闻受拥戴,都谦言再三,已成惯例,汤理当这般。然此语带双关,伊尹觉之,遂自直白作将来安邦献策。

“挚曰:‘后其赉之,其有夏之金玉,实邑舍之’”。尹觉上述汤言之双关,知汤有预虑。即夏虐政与商仁德并存之际,诸邦宁商勿夏;但一旦商取夏而立,天下又作何想?于是尹献策:届时将夏廷所存金玉财物大赏于诸侯军,各邦军队所占之夏邑也任由分割,便无忧矣。果然,后来汤以平乱之由,集诸侯军西征昆吾;昆吾据许,即今之许昌,处商、夏之间;昆吾既灭,商军临夏境,机不可失,《汤誓》便公然讨桀,而告诸侯军:“尔尚辅予一人,致天之罚,予其大赉汝。”赉,赏赐也,是伊尹定策在先也。若此尹汤对话在伐夏后,则全不必“赉之”之语,《汤誓》已经实现矣。

夏之境域有限,当时邦国林立,夏则尊为天朝,承自禹功也。禹为天下万邦共推。汤取夏,取天子之尊耳,割舍夏邑些许无甚要紧。据《商书》等,俟商廷稳固,渐有兼并他邦之举。

此段文中“后其赉之”之“后”,亦解如“君主”或“日后”都通。“后”通“後”,其例甚伙,如《礼·大学》:“知止而后有定”;《孟子·万章上》“使先知觉后知,使先觉觉后觉也。”《论语》犹有“忽焉在后”等语。解作“日后”,则此言出于《汤誓》前无疑。或作“君主”解,则诸侯尊称也:自《汤誓》始,汤乃称王。如随之《仲虺之诰》,尤:“惟王不迩声色”云。

“吉言乃致众于亳中邑”。前言皆旁叙汤、尹密谋,犯险也;桀好武,还曾囚禁汤。谋成,汤则有明正吉言招致众贤众卿于亳都,相对于密谋犯险,故谓吉言。实为备战。

简《尹诰》,载尹汤密谋于私室,然而信心足满,由推是在征葛获胜之后。《夏书·汤征》已佚,《书序》:“葛伯不祀,汤始征之。”名义是维护礼法,效力朝廷,其实试探夏桀反应。度葛征后尹复入夏境打探,桀则执迷不悟,朝政则极其不堪,民愤则若火山欲喷,所以汤、尹胜券在握,作讨伐之谋断。

总之,清华简《尹诰》之时间、背景、文意、文体等,都无关于“诰”,《尹诰》诚莫须有。而以莫须有之《尹诰》去否证古文《尚书》之《咸有一德》,更双重无稽。学术探究,歧误本难免,勿势恃乃善。

请参阅拙文《清华简〈尹诰〉出于误读》之章节:一、《尚书》固有六体,《尹诰》则违例。二、《汤誓》始公然伐桀,《尹诰》则违史。三、《尹至》《尹诰》原当一篇,称诰既违文意,分拆犹误章句。四、成语事典叠见宜探因由,持以证伪则否。五、诸子之文互为取材,等证、否证彼此辄无效。又及拙文《论清华简求证于〈孔传〉尔>

解析清华简《尹诰》,以补证“误读”说 共有3页,您还有1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尾页  页次:2/3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名家文章专栏
国学精粹
精彩国学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