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国学精粹综合

到哪寻找中国文化的精神——活着的中国传统

收录:2011-7-17  作者:薛涌  来源:新京报  点击:522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薛涌专栏

想要理解中国经济的动力吗?研究一下传统社会中国农民的生活史、求生欲望和创造力,看看当今民工身上的开创精神。

读到《新京报》关于几个扶贫志愿人员自费到贫困地区探望贫困生、面对当地政府“没有超标”的人头马盛宴而落泪的报道,我也跟着落泪了。这让我想起去年《南方周末》报道复旦出身的诗人马骅志愿到贫困地区当老师并殉职的事迹。

面对这些人,我这个读了这么多年书的人实在是感到自己的卑微。

很奇怪的是,这些人的事迹,以及他们的行为的意义,很少得到中国的知识界的阐释。时间一长,这些人就会淡出我们的文化传统。

试想,屈原死后,如果人们也是这种态度,屈原现在还属于中国文化吗?我从上大学就读屈原,他确实有中国士人中少有的耿介之气,值得尊重。但是,我从来没有为他哭过。反而觉得他那么死实在不值得。马骅的死让我落泪。我甚至觉得,不是中国现在没有伟大的人,是现在的中国人不认识这些伟大的人。即使孔子再世,也会被我们生活的这个俗世所埋没。

面对人头马落泪的那几个志愿人员,其行为也非常有文化意义。从报道上看,当地政府招待他们是一片好意,而且确实没有“超标”。你在中国社会不用混一年就知道,谁会为一点儿招待餐落泪?你不得不同情无意中成了媒体焦点的地方政府。人家没准确实对这几个志愿人员有敬意:官场上混这么久,这么几个因惦记着我们这里的穷人而大老远自费赶来的好人,我们反而要亏待他们?老实说,我要是在那里当官,说不定也做出同样的事情。

可见,这几个志愿者的眼泪,实际上是挑战已经被我们社会普遍接受的规则。

这就是他们的文化创造力所在。《论语》上讲,孔子听到马厩着火,问人而不问马。这是圣人之行。两千多年来被翻来覆去地阐释。身处贫困地区见人头马而落泪,这比孔子的行为又如何?那些口口声声要弘扬中国文化的人,谁又屑于来阐释一下?

我和读经派、国学派打笔仗打了一年多。其实我们的分歧,不在于是弘扬传统还是西化。我从来没有反对弘扬传统。问题是什么是应该弘扬的传统、这样的传统存在于什么地方?我曾特别提出日本的人类学家柳田国男。他是地道的传统派。不过,他认定日本的优良传统存在于乡间,于是走遍日本去寻找,去记录。后来他得出稻作文化为日本传统的根基之结论。不仅对史学、人类学、文学和诸多文化研究影响甚大,而且对日本的政治、社会、媒体都有强大的塑造力。

最近这些年,他的理论受到挑战。比如历史学家纲野善彦等提出,柳田国男夸大了稻作在日本文化、经济和历史中的地位。日本自古以来,还有许多稻作以外其他的传统,如渔业,非稻作的干田农业等等。但是,不管他们孰是孰非,人家有一个根本的东西与我们不同。

人家解释传统,从社会的草根中下手,我们则是从圣人那几句话中挖掘微言大义。

你到日本看看,人家的传统不仅保存得比我们好,而且活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看来对传统的态度,决定了传统的命运。

最近中国经济起飞,传统派立即觉得自己有理,赶紧翻儒家的经典,仿佛圣人早就告诉我们了。从日本奇迹、新加坡奇迹,一直到中国奇迹,海内外儒学家一定要把儒学往这些经济奇迹上套,却漏掉了最重要、最直接的因素:传统社会这些地区老百姓的生活和经济形态。

到哪寻找中国文化的精神——活着的中国传统 共有2页,您还有1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尾页  页次:1/2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文章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到哪寻找中国文化的精神——活着的中国传统》点评。
 ※ 文章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到哪寻找中国文化的精神——活着的中国传统》点赞!
精彩图文
著名设计师传承京式旗袍 传统手工艺获得新生
著名设计师传…
五路财神
五路财神
木版年画也要应世而变
木版年画也要…
走起路来如彩蝶在飞舞 花腰彝族妇女的服饰(组图)
走起路来如彩…
菩提寺与镇寺之宝“贝叶经”
菩提寺与镇寺…
云南白族千年木雕工艺代代相传
云南白族千年…
名家文章专栏
国学精粹
精彩国学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