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原创作品[文体]报告纪实
作品数:1330 浏览:58476 今日:12  我要投稿 内容纠错 机构合作
百度分享
报告纪实 作品列表(按日期排序)
中国网络文学联盟会员采访、创作并发表的报告文学作品,含人物纪实、长篇通讯、专题报道、社情报告等。
济石先生
济石先生
好汉不言自如歌——瀚宏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郝汉的文化地产人生
好汉不言自如…
马踏春泥半是花——记河北冀商联合会会长、中金运通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郭春来
马踏春泥半是…
写在“花开见佛”联展尾声
写在“花开见…
一幅青年玄奘画像
一幅青年玄奘…
寒雨绵绵 人情暖暖
寒雨绵绵 人…
立冬之后去云台
立冬之后去云…
 ※ [念人]作家的呼吁 (2017-1-15,53)

作家念人的报告文学《为了千百万贫困患者的生命》,王之之的特写《癌症的克星莫壮学》与札记《我所认识的莫壮学》,先后在网络上发表后,获得广大群众的热烈欢迎。对于莫壮学所研制发明的治癌高端技术《莫氏疗法》,表示极度关心与信...

一九七九年三月五日,军委下达撤军命令。 各参战部队交替掩护撤退,途中一路实行焦土政策,能拿走的机器设备全部拿走,能破坏的财物全部破坏,是为惩罚。部份伤亡惨重的部队撤退时拼命盲目扫射打炮,以发泄愤懑。 撤军前的战情通报...

一九七九年三月五日下午傍晚时分,我们从“美国之音”里面得知,中国政府已宣布从越南撤军的消息,当时就是一个反应,怀疑。不知是真是假?是真的?不可能,为什么不先从部队内部宣布。再说了,等部队撤出了越南再公开宣布也不迟啊!...

这是我认识的一六一师宣传队一个战士的故事,他负伤了,来我们救护所包扎,战场上只要遇到平日里熟悉的人都是一个值得庆幸的高兴事。 那天,正在我们忙的昏天黑地的时候,听得有人说了一句:“你们先忙,我的伤不严重,我等一会再包...

“刘霞,我看你坐着的时候总是在扭腰,是不是腰不好?”“是啊,腰不好。”“怎么啦,也跟战争在关吗?看来你参加那场战争后遗症还真是不少。”“的确是这样,明显的病症就有:失眠,高血压,冠心病,腰扭伤。” 我和刘霞的采访到此...

我们在越南境内的主要任务是抢救伤员。而我是分在重症抗休克组,并没有登记烈士遗物的任务。有这样的经历,纯属巧合。 自从进入战区后,马院长命令:“所有女兵的活动范围以帐篷为中心,方圆不得超过五十米,外出绝对不允许单独行动...


战场上打仗,两大问题需要解决好,人肚子和枪肚子。人肚子吃不饱,没劲打仗,枪肚子吃不饱,更不得了,那就等着挨枪子吧。如此说来,后勤保障就成了战争胜负的关键。 部队出境前,各单位都发放一些罐头,里边各种东西都有。 猪肉罐...

 ※ [王之之]我所认识的莫壮学(札记) (2017-1-7,44)

《癌症克星莫壮学》在网络上发表后,引起广大读者的关注。不少读者来信来电,对莫壮学遭遇给予同情与支持。大家都为中国能够有这样一位在癌症领域领军人物,免费为贫困癌症患者治疗的贵人感到欢欣鼓舞。 笔者与莫壮学(社会主义小兵...

 ※ [王之之]癌症的克星莫壮学(特写) (2017-1-1,87)

念人的报告文学《为了千百万贫困患者的生命》一文,在网络上发表后,犹如一颗威力无比定时炸弹爆炸,一下子引起轰动。近百多家网站、博客争先恐后转载。尤其是《深圳论坛》网,该网站以特有的慧眼,第一时间以“精品”文章推荐。此刻...

那天下午,只能说可能是下午,在帐篷里不知道白天黑夜,也没有一个正规休息的时候。来了伤员就急救处理,一批伤员处理完毕后如果有空闲时间就随地坐着睡一会。 又下来一批伤员。轻伤重伤分别送往相应急救帐篷。 很快我的帐篷里来了...

初秋的夜,我和刘霞一起去拜访一位越战英雄,走在热闹的大街上,看着街灯缭绕,我总是试着避过熙攘的汽车与人群,去到一个安静的地方走路,事与愿违。一路走来,脑海里总是充斥着刘霞讲述的太多的关于那场战争的往事而不能释怀。特别...

战争期间,只要是在战区内,到处危机四伏。特别是战地医院这样的目标,更是敌方攻击的重点,主要是战斗力弱。 那天,我们医院接到前线指挥部的战情通报:我们一六一师四八三团在昨天攻打了越南的脱浪县城,结果攻下了县城,进去一看...


编辑本书目录的时候,感觉这个故事过于血腥,甚至残酷了一点,有些犹豫。割俘虏人头可是冷兵器时代的人干的活,现代战争虽然也是以杀人为目的,但是人们还是约定俗成地在杀人的过程中掺入一点所谓的人道主义,比如不杀俘虏,掩埋敌军...

“前面说过轻伤员不下火线,再说轻伤员不愿意回国,这样并不重复,即使是有重复也意味着重要。”这是刘霞说的话,也许是怕我问及为什么反复说这个话题,她说这两个事不一样,是两个人,两个故事,发生在两个地方。她说:之所以将那些...

也许是军人、军营、战场的特殊性,这些地方和行列里只要出现女兵,人们就会投以异样的目光。如今,人们只要提到女兵,总会想到阅兵式上整齐威武的女兵方阵,总是把她们比喻为那钢铁方阵中一道别样的风景,也有的男人们总是怀着淡淡的...

参军与参战的岁月让张利红的阅历比同龄人丰富,从人生与生活经历上看,她可算是那种饱经风霜的人,所以,无论生活工作中她对一切发生在身边的事情都采取一种泰然自若的态度,这也为一个知识女性的风采增添了无形的丰韵。 知识女性的...

《战争阴霾》第八章:战场救护:三月四日 女医务兵张利红(1) 秋日的中原大地,郑州,街道两旁,原先枝叶茂盛的大树,仿佛都失去了它应有的色彩,天空透着淡淡的银白。当我和张利红在郑州二七纪念塔旁边的一家咖啡厅隔着宽大的方...

 ※ [念人][图]为了千百万患者的生命(报告文学) (2016-12-14,108)

也许“莫氏疗法”大家都不知道,也许“莫氏疗法”大家都不相信。这里,我以一位作家的人格,十分郑重地告诉大家:“莫氏疗法”确实是爆炸性重大新闻——莫壮学同志经过三十多年的苦苦钻研探索,如今,如愿以偿,终于研制出彻底征服人...


广西凭祥市的祥运国际大酒店,正对面就是凭祥市人民医院。我们刚住下来的时候,刘霞就一直站在宾馆的大门口怔怔地看着医院新建的门诊大楼发呆。我知道她又想起了什么,也是啊,到凭祥本来就是来回忆的,不管这种回忆是痛苦的还是甜蜜...

一九七八年底,五十四集团军奉命进入一级战备。部队进入一级战备后,当时的具体任务和作战方向还不是很明确。当时只说是为了便于在丛林地区作战,给连队都配发了砍刀,每个战士还发放了一双防刺鞋。 当时的野战军是三个陆军师编制,...

现在回忆起来还心有余悸。那天晚上,第一个抬到我们医院的伤员就是烈士,借助帐篷里的灯光一看,全身都是血和泥,我一探心跳和呼吸,全没了,于是,我就报告院长。那位烈士的伤是子弹后背打进去,从前胸出来,好大的一个伤口,从出血...

前边我说过,我们重症组的伤员都是胸腹部,和脑袋伤,这些都是要人命的伤。战场上气胸重伤员还是比较多。多是子弹击穿了胸部所至。 气胸的医学术语是指气体进入胸膜腔,造成积气状态,称为气胸。多因肺部疾病或外力影响使肺组织和脏...

刘霞第一次跟我说钢板鞋的时候,因为没有见过那种鞋,更没有穿过,心里打了许多的问号,真是钢板做的鞋底吗?那怎么穿啊?能走路吗?能打仗吗?怕出现笑话,这一连串的问号也只是放在心里自己琢磨。脑子里甚至出现过小孩子穿大人鞋走...

现代战争真的很厉害,古代战争是刀枪剑弩,以前是小米加步枪,现代是机枪加炮弹,伤亡太大了,我说的这还只是常规战争。我当时分在重症抗休克组,抗休克就是想办法不让伤员休克,有的伤员休克了就再也醒不过来了。你问伤员怎么区分轻...


从前线不断大批后运的伤员,我们知道前方的战斗打得很惨烈。有时为了平静伤员的情绪,也为了转移他们的注意力,不让他们感觉伤口太痛,我们边为他们清理创面,边跟他们聊战场上的事,他们说:“每次进攻山头的时候,先是用大口径的火...

在人类的所有情感中,有一种情感可能最容易被忽略,那就是兄弟之情,因为兄弟情太朴实,朴实得近乎平常,平常得难以发现和感知。但它又最牢固,因为它没有海誓山盟,也没有柳月飞花,甚至在生活中都不需要提起,所以也不会被人们轻易...

越南坡沛村四面环山,站在村庄向外望去,山头连着山头,热带雨林草木繁茂,遮天蔽日,山坡下几乎没有开阔地,每座山看上去形态和高低都大致相似。中越两国同志加兄弟的时候,两国边民互有往来,相互对边境地形也比较熟悉。从前方下来...

进入越南抢救伤员的第二天,我们紧张地忙碌着,一边紧张有序地准备着送伤员回国,也一边救治着新送下来的伤员。我突然抬头,只见从远处看到一个拄着一根用树枝做成的拐棍的中年军人向我们的帐篷医院走过来,当他看到我们隔得老远就问...

前线战斗最激烈的时候,每一天我们都是在临时的帐篷医院里紧张地忙碌着,完全没有了时间概念,不知道上午下午,也不分白天黑夜。伤员一天当中接连不断地送来,一拨接着一拨,我们完全没有停歇的时候。 不知不觉又是一个下午,很快就...

到达坡沛村后,我们在积极迅速地做着各种救治伤员的准备工作,手术室准备好了,抗休组的帐篷也搭建好了,急救药品和医疗器械都已齐备,我当时分配在抗休组,抗休组的全称是“重症抗休克治疗小组”。 前方的伤员已经开始不断地送下来...


进入越南的第二天,才得知我们驻扎的那个村庄叫坡沛村,这是越语的译音,什么意思不知道。当时忙得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哪里还有那个闲心打听这些。 坡沛村不大,由于越南多年战火不断,老百姓的住房都是简易式的棚屋居多。但是,村...

一直在忙着抢救伤员,整个医院就像一台开足马力的机器似的一刻也不停运转着,我们每个人好像把一切生理上的需要都忘记了,不知道饿,不知道困,至于洗脸刷牙这些事那就是一种奢望了。 到了白天,天气也热了起来。由于越南属热带丛林...

刘霞坐在出租车的副驾驶位置上,我们几个人坐在后排,她一路不停的讲述也深深影响了那位差不多已过中年的出租车司机,因为我从他那好得有些过度的服务态度上感觉到了他对当年参战军人的敬佩,更深深感受到他对长眠于他的家乡的那些永...

用于专门做手术的室内帐篷搭好了,所有人员开始紧张地准备手术所需的器械用品,这时,我看到一个四川籍说话有点大舌头的医生,在摆弄一个像灯但是下面还有网状白色的耀眼纱罩,我凑前好奇的边看边问:这是什么?”那个医生答:“汽灯...

在医院里,手术室是医务人员与死神交手的战场,有多少生命垂危的病人在这里又重获新生。手术指医生用医疗器械对病人身体进行的切除、缝合等治疗。以刀、剪、针等器械在人体局部进行的操作,来维持患者的健康。是外科的主要治疗方法,...

一觉醒来,天亮了,但还是不知是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想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有那个必要吗?当然,起码知道这是越南。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从睡梦中醒来,自己癔症了一下,眼前陌生的房屋阴暗而狭小,我身旁有战友在,感觉...


“你要说在越南遇到的最困难的事,那就从睡说起吧。”刘霞略微想了想,重重叹了一口气,仿佛那一声如释重负的叹息可以让她从此从某种心绪中摆脱出来,我也慢慢理解她说她从战场回来后,几十年来一直严重失眠,也能体会她失眠的根由了...

吃喝拉撒,人之常情。这几路神仙可是无法无天,不管是在炮火纷飞的战场,还是阳光明媚的军营,不管你是男人还是女人,也不管你是在什么地方,方便与不方便,总是如期而至,说来就得来,人类的本事再大,还真是可以管天管地就是管不了...

作为一个战士,作为一名女兵,上战场那年刘霞十七岁,正是青春年华,花季少女。十七岁的青春,碧玉年华;十七岁的梦想,纯真善良。十七岁正是人生最美好的年华,但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女到了战场上,那就是军人,在硝烟弥漫炮火纷飞的...

一六一师医院三所女兵班的女兵们都记得那次麻药事件和枪走火,她们都说,战场上不确定因素太多了,类似枪走火这样的事虽然时有发生,也许那一次是最危险的。因为她们是趁黑夜进入越南,因为她们的车上没有多少战士,更没有多少子弹,...

战场上,刘霞经常要随担架队一起护送伤员,战场救护在战争中是一个特别重大的事情,关系到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更关系到战斗力,如果在前方拼命的战士看到自己的战友受伤了没有人去抢救他们,那他们的战斗力就会极大地受到影响。 越南...

战地救护实际上就是和时间赛跑,就是医护人员在跟死神争夺伤员的生命。战场上,战士初伤阶段的救护尤为重要,甚至连止血带扎的部位、松紧度,伤处包扎是否准确合适;骨折部位的固定方法、伤员体位放置等都将影响到伤者后续的抢救效果...


1305 篇作品  首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32页  42篇作品/页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