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原创作品青春写真
浏览:54365 今日:2  我要投稿 内容纠错 机构合作
百度分享
青春写真 作品列表(按日期排序)
我们的青春,我们的故事!收录会员创作的青春情感和校园生活题材作品,以诗歌、散文为主,作者主要是高校学生。
流年时光笔墨畅想
流年时光笔墨…
感谢平凡的自己
感谢平凡的自…
驻地记者 第十一章 菲菲哭了
驻地记者 第…
【不要等彼此都走了很远,才开始怀念】
【不要等彼此…
如果你已经17岁了,请好好看看这篇文章,请你学会。
如果你已经1…
东四大街夜步
东四大街夜步…
迷茫中的思量
迷茫中的思量…
 ※ [叮咚][图]《老张》 (2016-12-10,25)

《老张》 老张是村里的种植能手 年过六旬依然精神抖擞 三七分的发型和黝黑而健壮的肌肉 把生活的艰辛通通赶走 你看那片最茂盛的果园 离不开老张精心的修剪 你看那颗最丰满的果实 让老张瞬间充满了笑脸 他笑的时候 嘴里两排...

“二女婿太窝囊了。 下了岗呆在家里。 天天与媳妇吵嘴。 一个大男人家的。 瞅着让人心里觉得横竖不是味道。明天,他就在这一边卖了。” “卖什么呢?” “也是婴儿服饰。” 牛黄怔住了,二丫这不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吗?对于经...

牛黄东瞟瞟,西瞧瞧。 本对这些不感兴趣的他,一一逛荡过来,正觉无趣,忽看到前面一对热恋中的青年男女,那女的背影有点眼熟。 女青年正拿起摊子位上的一件新潮夹克。 往男友身上比试。 “样子挺合括的。 价格也不贵。 要了吧...

第59章 各奔东西 得知秘密被窥破。 再看到昔日温香可人的小情人。 移情别恋偎在了别人怀抱。 马抹灰这一惊一怒非同可小。 一气之下。 竟老病复发。 躺下了。 牛黄三徒匆忙送到医院,医生检查后说,需紧急住院手术,否则,...

牛二瞟瞟她。 摇摇头。 “现在? 申请专利? 我看搞专利的那几爷子,自己都忙着下海捞钱去啦。 专利办公室早没有人了。倒不如找几个兄弟姐妹,去买了退,退了吵,闹他个名声影响不好,让顾客不到他那里去,包灵!” 老爸瞅牛二...

租店,选址,备样,售衣,后勤……二姐妹好一阵跑东逛西,朝出晚归;老房邻里几乎倾巢而出,为老房孩子的理想无私奉献,呐喊助威。 老爸自动搅下了店子原材料的供应。 并许喏以最便宜价格。 三楼那个平时并不太熟的美院毕业的纺织...


第58章 于无声处 二丫带着小敬回到老房。 那眼睛骨碌碌转悠的周小敬。 随着母亲上楼。 在一大堆迎向自己笑容可掬的脸庞和双手中,左盯盯,右瞧瞧,一下就扑向周伯怀抱,引起一阵感叹。 老泪纵横的周伯紧紧地抱着孙子。 就像...

 ※ [叮咚][图]【第一场雪】 (2016-12-5,43)

【第一场雪】 2016年11月22日。 这是今年我见到的第一场雪,今天也是二十四节气中的小雪,是在宝鸡市眉县,是我工作的地方。 小时候看见下雪了,异常兴奋高兴,因为可以打雪仗、堆雪人、滑雪…… 后来长大了,离开了家去...

“你身上不是别着这玩意儿吗? 蓉容身上有没有?” “也有,才买的。” “给她发信息嘛。 先坦白坦白。 再请求她原谅嘛。” 牛黄真想冒火:“唉,我坦什么白呀?完全是无中生有嘛,无中生有!”“不会吧?蓉容老师不会这么小气...

牛黄只好把二丫送回了老房。 回到老房。 李玉溪正在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嚎啕。 “你怎么啦?”牛黄对自己这位弟媳妇,谈不上好感也谈不上恶感:“青天白日的,坐在楼廓里哭叫,也不怕丢人?” “你牛家屋里都不怕丢人? 我怕啥哟?...

第57章 烦乱缠身 原先房地产公司的那一大片烂房。 终于拆迁到了二丫户头。 产权方,区房地产公司。 联合一家广东过来的房产开发公司。 要对这片地带进行大规模的开发。 盼了多年的住房梦。 终于有了曙光。 一纸《限期搬迁...

“今天的工作都安排好了吧?” “安排好了。 共宰杀活猪120头。 市场零售40头。 部队、院校和各企业发货50头。 30头外调大坪门市部。” 罗娃思路清晰,娓娓道来。 “嗯!”牛黄满意的望望他:“那么,现在谈谈你的问...


更有那翠碧嫩绿的蔬菜,专用农村的柴灶大火暴炒,热气腾腾,熟透又不显老,上洒几颗红红的枸杞,与翠绿交相辉映,引得牛黄一干人连声喝彩,食欲大开。 酒。 端了上来。 但,除了小蒋和王熙凤外,牛黄汪云汪霞和司机皆不能或不会喝...

第56章 棋行先着 牛黄走马上任了。 说是总经理。 其实。 也就是一个给马抹灰跑腿的罢了。 好在马抹灰考虑周到。 颇具人性化。 牛黄汪云一干人,白天都在食品公司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呆着,该干什么就干么;下班后,时间就由马...

王熙凤不以为然。 根本不相信。 “可全中国有多少人,你算过没有?”牛黄冷笑道:“中国现在还是世界第一大农业国哟,不解决占中国总人口四分之三的农民的生存出路,就会有李自成揭竿而起。” “争这些干啥? 还走不走嘛?” 司...

他觉得自己也不是这块材料,至少,逢场作戏,假假真真这一套,自己不会。那么,是不是可以为了生存,强迫自己学会呢? 牛黄好强的想着。 可同样感到自己心中没底。 “汪霞的事儿查清楚了。” 汪云靠近他。 轻轻道。 “是江科授...

第55章 应变紧急 司机探出了车窗。 见牛黄蒋助理汪云一行人上了车。 一踩油门。 的的! 五十铃就慢慢滑出了公司大门。 身后传来王熙凤的喊叫:“哎,停下停下,我还没上车呢?怎么就开了?” 牛黄推推司机的背:“怎么搞的...

仿佛兜头一棒。 牛黄声音都变了。 “撞得怎样? 在哪个医院?” “流了好多血。 好像是,叫什么,哦,石油医院。 对,就是石油医院,就在离大坪一站路的站台旁。”“咳!你怎么不早说?”“我,我今天还没有看见你呀。你快去吧...


再说,从后面拿棒子打她。 如果真要打,是很容易打倒她的。 可只打了点外伤,仅仅包扎一下拿点药就了事?显然是警告性的袭击,但警告什么呢?又是警告谁呢? 牛黄自然想起不久前被公司开除的江科。 会不会是他? 这厮心狠手毒。...

第54章 飞来横禍 生活在继续。 纵有一千个不满。 一万个不平。 只要望着小浩越来越明亮的眼睛。 听着他越来越清澈的呀呀学语。 像天下所有的年轻父母。 牛黄蓉容心里就充满了快乐与感激。 周三知道小保姆走了后,也倍感遗...

 ※ [凌波仙子][图]听雪 (2016-11-21,73)

听雪 听雪,看岁月缝花,时光铺就画卷,玉脂凝香书轩阁,出尘馥郁漫娉婷,淡墨疏影嫣然绽,白纱轻盈仙客来。我听见你在欢笑,笑葩如花盈盈六瓣晶莹,含笑落在梅花丛把春来报! -----------------题记 “忽如一夜...

下午下班时。 江科的电话没有打来。 倒是党总支王书记,人事教育科候科长,工会阎主席和保卫科苏科长的的电话。 纷至沓来打进。 第三天. 一份公司本部的红头文件《关于原公司业务科江礼霖违法乱纪假公济私的处理通知》 发到了...

其实,这就是对他本人最大的误解。 其一,随着历史的推进发展,中国必将摆脱初期阶段鱼虾混杂,鼠猫不分,旁门左道,不论高低丑美,不讲技术含量,不择手段,只要胆大妄为,就能发财登堂入室的怪现像。 其二。 未来的中国。 必然...

第53章 困难选择 新潮流舞厅。 贵宾室。 马抹灰和三徒。 听了牛黄的意见。 都在沉思。 一个是实权人物,一个是麾下大将,其能量都不能小觑。商海无情,波涛喧天,每走一步都得小心谨慎,才能避免一失足成千古恨。 三人反复...


保姆之事决定下来后。 牛黄感到轻松多了。 刚端起杯子喝喝口水。 腰间的传呼又抖动起来。 “好久没联系了,现在好吗?马下!” 哦,这不是马抹灰吗? 数字波波波地还在闪动:“老朋友,有笔大生意合作,干不干?马下!”牛黄眼...

呼机又滴滴直响。 牛黄只好一溜烟。 独狼一般往楼下窜去。 回了传呼。 又直接回答了尽心尽职的汪霞许多提问。 回到屋里。 母子俩都在安然入睡。 牛黄才放下心,一阵疲倦猛然袭来,牛黄本能的哈哈连天,又连忙捂上自己嘴,捡起...

第52章 育婴时代 夏时制实行的第八个月未。 蓉容生了个大胖小子。 刚作父亲的牛黄。 屁颠颠的天天给周三打电话。 询问有关注意事顶。 这厮装腔作势的。 每次说到紧要关头就道。 “莫忙,等老敬去瞅瞅小敬来着,你等会儿哈...

“我们本来还暂时不打算要的。” “要呗! 结了婚反正是要孩子的。 有空,你陪蓉容去检查检查。 平时多做点家务。 人家是老师,动脑筋的。 比你累。” 牛黄点点头。 晚上,俩人回隔壁肖家空屋睡;牛二与李玉溪呢,照例不听老...

牛二神气的咳嗽一声。 “过奖了。 如今这生意都越做越亮啦。 人们也越来越精明啰! 你没见什么猫儿狗儿的拎个皮包就开公司? 印张名片就是经理? 水搅昏了,水搅昏了,这个样子搞下去,大家最终一块儿完蛋。” 一直在一旁看报...

第51章 满月喜酒 周小敬的满月酒。 办得轰轰隆隆。 老房的邻里们都应邀而至。 再加上大坪门市和双石桥门市以及公司的来客。 足足坐了三十桌。 各路诸候送的儿童玩具,小睡床,婴儿衣服,奶粉,堆了大半间屋。 下午一点多钟...


“谭文化,你是怎么搞的?好了三个星期哟?老毛病又犯了?打开,自己看看。” 谭组长变了脸色。 抖动着打开报纸包着的东西。 一大坨约七八斤重的新鲜精瘦肉,露了出来。 在上午的阳光中。 显得特别的引人注目。 “谁,谁的?”...

第50章 门市主任 从星小到门市。 路上要转三道车。 颠颠簸簸需一个多钟头。 因此。 每天早上6点多点。 牛黄就爬了起来。 匆忙就着屋外的的冷水抹一把脸。 拎起小包就上路。 校区外灰蒙蒙的,依稀瞅见有人踢腿划脚,那是...

“还是不习惯燃气?” 牛黄瞅瞅那满屋飘散的柴禾烟尘。 “用柴更贵更费事的。” “还是要便宜些。” 王老师脸上挂着一抹黑迹。 侧着身子给灶膛上柴,认直的说:“我算过的,每月要节约得到十多块钱。十多块呀,我们聪聪可以吃上...

“下班啦?” “嗯!” 牛黄将菜放在桌子上。 “茄子多少钱一斤?” “2毛8”,“又涨了,上个星期才2毛1哩,又涨啦,吃不起啦。” 一间旧教室,靠墙一圈摆上六七张条桌,桌上摆着形形色色的灶具,便成了这底楼住家户的公共...

第49章 凡人小事 叮…… 下课铃响了。 蓉容慢慢合拢上书本。 望望一屋子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晶亮眼睛。 “放学后。 王子同学龙江兵同学留下。 老师找你们有事。 同学们,记住刚才老师说的话没有?下一节课有外校的老师来参观...

牛黄拎起电棍。 熟练的按下开关。 将电棍往地坝中央的一块铁板戮戮。 扑! 铁板溅起朵朵蓝花。 关了开关。 再拎起闪亮尖利的铁掛勾,抬脚一踹面前的小铁笼,敖的一声,仅能挤得下一只猪的小铁笼中,窜出只浑身淋得湿湿的猪来。...


可是,现在怎么了? 屠宰场里静悄悄的。 怎么听不到往日那熟悉的喧动和声响? 兵法日: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嗬,往日,只要到时间屠宰场烧烫池的抽风机一响,平日里只有猪们哼哼叽叽声和饲养员喝斥声的宰场,立马热闹起来。 宰...

第48章 本是英雄 送走了三师哥。 牛黄惦念着今天的屠宰任务。 匆匆从街上走过,却被一个熟悉的声音喊住了。 “牛黄,经过头都不抬一下哟? 还记得这小小的黑屋吧?” 是原来的邻里赵大娘。 几年不见,赵大娘明显的老啦,斑...

第48章 本是英雄 送走了三师哥。 牛黄惦念着今天的屠宰任务。 匆匆从街上走过,却被一个熟悉的声音喊住了。 “牛黄,经过头都不抬一下哟? 还记得这小小的黑屋吧?” 是原来的邻里赵大娘。 几年不见,赵大娘明显的老啦,斑...

 ※ [奇书]奇书诗歌 瓜洲瓜洲 (2016-10-29,91)

瓜洲瓜洲 吴山 在山那边 明月 挂天外天 那船 就要起程 那风 绿了江南 那楼 依然绰约 那人 还在幽怨 谁知 情郎悄娶 蹑手蹑脚 躲了千年 多情惹祸 船动人欢 浅唱低吟 浸渍代代 风叩舷窗 归心似箭 感慨至今 酸了...

要说。 牛黄在江科面前还真有点心虚。 全部原因。 发于今年春节。 人所周知。 江科之子传承了江科经营肉类食品的天赋。 在外区办了个食品加工厂。 自然,平生不吃素的江科护子心切,没少假公济私,其子的加工厂才如此生意兴隆...

对于以猪肉为主肉食品的居民来说,它是离不了的每几天的必须品;而对于销售猪肉的人来说,猪身上全身是宝,是钱! 短斤少两。 部位混搭。 以次充好…… 是营业员聚集财富的主要手段。 而事先预留,关系至上。 则是营业员大力结...


2916 篇作品  首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70页  42篇作品/页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