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名作鉴赏中外艺术[专题]西方绘画 >伦勃朗《基督与奸妇》1644年
打印打印本文
伦勃朗《基督与奸妇》1644年
作者:阳英    来源:艺海掇英——西方最具创造性的60幅绘画    点击数:5750

上部让人想到鲁本斯史诗的和纪念碑式的感觉和提香的华美色彩,让人想到一些从人间的辉煌出发把人引向上帝的天主教大画家,这决不是偶然的。

但伦勃朗并没有把这两个世界——表象世界和本质世界、人的世界和神的世界并置。在他的作品中它们紧紧地连在一起,就像在现实中一样。

正如在他所有的创造中那样,伦勃朗避开均衡的构图;上部是根据令阴影中的人无法抗拒的巨大垂直线安排的;下部的前景上水平地展开来,其中的每个形象各在其位,有着自己的存在权利。

在这种光与影造成的现实纯化中,在这种伦勃朗的关键选择中,对表象的轻视并不牵涉他的回避。上部的场面无疑是幽灵般的场面,只有作为一种二次光的借来的光辉在照耀着它,这种光辉从金宝座上发着淡淡的光,使下部的戏剧直接接受了一种光源隐藏着但却直接抓住面孔和身体并使它们富于生机的光线。为了使人体验到唯一的本质,所有细节都删除了。只是通过暗部,那些高光才获得全部的价值,它们沉浸在暗部里,暗部把它们变成一些超自然的幻影——浮士德说:“那掩盖我们包围我们的神奇事物,像大气一样笼罩着我们;而我们却看不到它。”

在背景的昏暗团块、它的模糊的火焰般光芒与被限制在上涨光线中的前景之间,首先创造出了一种悲剧性的紧张感。这就是这幅画是这位画家的艺术中极有特色的作品的原因。他的大部分作品都具有相似的结构——生活从背景上开始产生,斜射的光线带给它戏剧性的光;例如,1631年的《参拜神殿》就是这样的结构,1642年的《夜巡》或1668年的《浪子归家》也是同样的情况。这是伦勃朗永久的景象。

这幅画的统一决非由这种紧张感加以调合的。光线首先把大量的各种因素引向统一,在光与影的接触中产生的曲折对角线是光与影的分割线;光线和对角线交缠成唯一的阿拉伯式图形。从基督(他的严格影象和被光环般金色长发衬托的光辉面孔,作为意义中的意义,构成了构图的轴心)开始,一些愈来愈大的轨道面带着阴影的伴随物和大教堂的拱穹一起退向远方,相反地,这幅画黑暗的那一极,一系列“环状”在走向下方时,围绕着妇人光明的这一极收缩变小了。

在这个汹涌于两极间的光与影的双重潮汐中,色彩和形相互配合着。在这儿,基督站立着,那边是巨大而又脆弱的柱子;前景上的红色大氅与上方的红色帷幔;围着犯罪妇人的环状男子们与上方凹下去的环状拱穹。人照亮着万物,赋予它们一种心灵的颤动。在那上方,万物及其豪华的排场对人性的压迫化为了轻烟。

这两个世界合为了一个世界,它让人想起了波德莱尔描写的伦勃朗:

……悲哀的医院充满怨声

突然间透过冬日的阳光。

在物质中,伦勃朗刻下了一种超越它的意义,他的上帝的超验性只渗入在日常生活的昏暗内在中。

这个既不在又在的上帝,通过他的问题和他的苦闷显现出来,而不是通过他的回答和他的荣光显现出来,这是伦勃朗的上帝,在这儿让我们如临其境地感觉到他——在这好像暴风雨将临的令人感到压抑的黑暗中,一个苍白的闪光把一小群人及其戏剧展现在黑夜的裂口里。

伦勃朗《基督与奸妇》1644年 共有4页,您还有1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尾页  页次:3/4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Appr/Print.asp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