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名作鉴赏中外艺术[专题]西方绘画 >德拉克罗瓦《萨尔达纳帕尔之死》1827年
打印打印本文
德拉克罗瓦《萨尔达纳帕尔之死》1827年
作者:阳英    来源:艺海掇英——西方最具创造性的60幅绘画    点击数:5568

德拉克罗瓦不仅通过消减沥青色、赭石色和泥土色,并大量运用纯净的色彩来使调色板明亮,不仅利用补色规律来获得响亮的效果,而且他还从透纳和康斯泰勃尔那儿学到了“锻造式”技法,这种技法是把构成同一色彩的所有微妙变化的小笔触并置在一起以使色彩颤动。德拉克罗瓦根据这种方式早已重新润色了《希阿岛上的屠杀》整个背景的天地。他在那最初的色彩均匀画面上罩了无数闪耀的十分接近的色彩小笔触,这就使画面有了一种颤动感,并使空间获得了一种新的深度、一种生动的闪烁。在这幅画中,这种方法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国王的白被单,处理它就像透纳或康斯泰勃尔处理雪原一样,利用互不混合的笔触、继而再涂满透明浅色层,他把被单如旋风般扬起,就像画中被单褶纹所显示的。

最丰富之处,还是两名最美女奴肉体的肌理;在这儿,德拉克罗瓦以三原色小笔触为基础,不用深暗色彩而是用占主导地位的绿味冷色描绘阴影;这种冷绿色由全部黄和蓝的色阶并置产生,他像过去画《安葬》时的提香,也像透纳,通过视觉混合,在我们眼中重现了肉体的光润和战栗。轻柔影线的编织,同样能在左方的马毛上获得悦目的灰色,它没有用调色板上混合色描绘时常见的那种晦暗和肮脏。德拉克罗瓦似乎通过透纳和康斯泰勃尔,重新理解了韦罗内塞。

在《萨尔达纳帕尔之死》中,清楚地显示出保尔·西涅克称之为“线状笔触”的实践。所谓“线状笔触”,就是用交织多种色彩笔触来形成某一色彩,如同挂毯的一缕缕织线那样,这使得毛茸茸的织物、天鹅绒或柔软的肌肉具有二种可触可摸的效果。

享乐与暴行如此紧密地纠结在一起,这既利用了色彩的作用,也利用了笔触的作用;如同地震仪一样,在这种笔触上明显地记录下了这位艺术家手的运动。一会儿是显示色情节律的画笔飞舞,一会儿是雕刻刀留在铜版上的力量。

从前景上被杀妇人这最美妙的裸体中,人们清晰地辨认出笔触勾画的动力线和动力波,就仿佛那色彩之河一瞬间停止了流动,这使我们如临其境地感到了肌肉纤维的颤动、它的张力、它的方向,就像它们是受到磁石吸引的铁屑。

实际情况是一个细节在整体范围内繁衍和炫耀,唯一的一个有力的阿拉伯式图形在整体中构成了主轴,它是磁场的组织者。这美妙的光流从半依半卧的暴君处蜿蜒而下,穿过整个画面,像暴君发出的霹雳,在每个障碍物上弹回去并低沉地回响在阴影深处——它落在马鼻子上,以便使主要的曲线倒转方向;它落在右方白皮肤女奴的手臂上,以便使涡纹插入黑暗;它落在前景中太监的腿上,以便使朱红地毯上的光环合拢。

这都从属于整体的大动势,从属于力的内在流向,从属于光的外在波动;这光像一股旋流令整幅画生机勃勃,它回转曲折,然后根据一种痉挛性节奏突然扩展为环绕每一形体的明光。主导螺旋的每个轨道,随着那愈离开震中就愈扩大的开启角度发展着(所谓震中,是指君王的面孔和衣物上最初的猩红色块)。

带着米开朗琪罗肌肉的强力、带着丁托列托雷霆的强力、带着鲁本斯肉体轨道的强力,一个弹簧松开了。这控制着这一色彩酒神节和这一色彩狂欢节的回旋性运动,为波德莱尔所说的“这首歌颂命运和深沉痛苦的惊人赞歌”定下了调子。但是,在宏亮的调子、腐败的绿色、透明的深不可测的阴影、响亮的红色之外,那继续存在的和那赋予这场葬礼狂欢以意义的正是痛苦的宣泄和力量的浓缩,它们一方面表现了对一个经历过大事后的世界的怀念,另一方面表现了(通过否定和屠杀)对一种新的现实、对一个“另外的”世界、对一个超越洪水和惩罚的世界、对一个超越逻辑和诸神的陈旧秩序或混乱的、全能的创造的世界的热情追求。

德拉克罗瓦《萨尔达纳帕尔之死》1827年 共有4页,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页次:2/4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Appr/Print.asp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