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名作鉴赏中外艺术[专题]西方绘画 >库尔贝《画室》1855年
打印打印本文
库尔贝《画室》1855年
作者:阳英    来源:艺海掇英——西方最具创造性的60幅绘画    点击数:6588

德拉克罗瓦在谈到这一茹拉地区的风景时说:“画面中间的天空就像是真的天空。”库尔贝让蓝色的云天,同淡褐色的树林和灌木,也同画家和儿童衣服的丰富灰色系一起,无比美妙地唱着和谐之歌。

这女裸体是“肉体的制造者”(左拉就是这样称呼库尔贝的)库尔贝画过的最美妙的女裸体之一。由于她的面孔插在空间中,以有力的透视缩减方式呈现着,由于她的双腿的曲线以贝壳式的螺旋形延伸着,并在有如花冠一样展开的玫瑰红衣裙中开放着,而白衣服的箭头却固定在乳房的高度上,那控制她身体运动的阿拉伯式图形就显得更加紧张了。

在他艺术创造的两极——风景和裸体之间,库尔贝受到刚刚在霍尔萨巴德挖掘出来的亚述雕像和浅浮雕的影响,雕琢出自己的侧面像。

值得注意的是,在想使这幅画成为他的“写实主义”的宣言时,这位画家却在凭记忆创作他的风景画,而且也不去理睬他的模特儿!

这样的一幅作品和库尔贝的全部作品,都没给绘画语言带来什么新东西,不过它属于技法的杰作,每个人物、每个物体,由于那遒劲有力的笔法,本身就是有价值的;这种笔法使我们极其生动地感觉到了每一实体的物质性,如披肩的绣花、地上的衣裙、猫的皮毛、儿童的衬衫或密集的人群,这些人是以在画布棕色底子上有力地起伏的深暗波浪的节奏出现的,那些明亮的色块(白色的狗、跪在画布旁的人物的膝盖、猫、衣裙、披肩的绣花、波德莱尔的书)为这种运动增添了节奏感。

每个物体、每个人物就这样具有了一种真正的存在。此外,这也就是一些大画家从这件作品中会得到一些美妙的片断的原因;莫奈将从穿着浅蓝和深蓝条纹相同的衣裙的年轻女子身上得到启示,而雷诺阿则从围着绣花披肩的夫人身上得到启示。

库尔贝因而在与颓废的浪漫主义和学院主义决裂方面做出了贡献,就像圣·佩夫所说的那样,在“开创同我们时代相适应的纪念性绘画”上做出了贡献。

在当时,由于这幅画抛弃了学院的惯例,而且毫不向由这种惯例形成的(更确切地说是受这种惯例扭曲的)公众趣味让步,它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库尔贝不仅与传统的经典题材——宗教题材、历史题材或神话题材决裂了,而且也抛弃了所有美化现实的漂亮形式。这就是为什么公众把他作品中的真当成了丑的原因。

库尔贝向批评家尚弗勒里描述《画室》

这是我画室的精神和物质的历史;这幅画分为两个部分,我处在中央,正在作画;右边是所有股东,也就是说朋友、艺术界的工作者和爱好者。左边是另一个平凡生活的世界,普通百姓、悲惨的人、穷人、富人、受剥削者、剥削者以及靠死人生活的人。背景的左方,是我在英国见到过的一位犹太人,他头上缠着头巾,有着象牙般的面孔、长长的胡须,黑色长袍拖到了地上。在他身后,是一名本堂神甫,他的面孔又红又圆,带着股洋洋自得的神情。他们的前方,是一位像被冰雹打坏了的可怜老人,他是九三年的老共和主义者,已经90岁了,手里抓着一个褡裢、穿着打满补丁的旧布衣……他注视着脚下那些浪漫主义的遗物;接下来是一位猎手、一名割草人、一位大力士、一名丑角、一位卖带有饰带军服的商人、一名工人的妻子、一名工人、一名埋尸者、一个放在报纸上的死人头骨、一位给孩子喂奶的爱尔兰妇女、一具人体模型;这名爱尔兰妇女仍是英国之行的产物,我曾在伦敦一条小街上碰到过她;那位服装商人支配着这一切——他向大家展示着那俗艳的旧军服。在他身后,是一把吉他,在前景上,则是一顶插羽毛的帽子。

库尔贝《画室》1855年 共有4页,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页次:2/4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Appr/Print.asp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