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名作鉴赏中外艺术[专题]西方绘画 >洛特雷克《磨坊街沙龙》1894年
打印打印本文
洛特雷克《磨坊街沙龙》1894年
作者:阳英    来源:艺海掇英——西方最具创造性的60幅绘画    点击数:4458

背景简化得不能再简化了。右边是青灰色大门,它像石板那样往下堕;还有奇怪的绿色凹槽柱,它的巨大体块仿佛要把我们引进古埃及地下陵墓,在这种陵墓里死者的壁画从玻璃鱼缸的那种光线中浮现出来。在背景左方,玻璃镜子的作用,正如右方那个被切断的人物影象一样,扩大了这组静止不动人物周围的空间和空白。

最终完成的油画作品,深刻地改造了色粉画草图,继续保留的只是拼版和构图、人物的姿势和面孔。

但是总的气氛彻底改变了。首先是通过色彩造成的,由于缓和了对比,一种暖得多也自然得多的氛围取代了最初的玫瑰紫和绿的和谐。前景咄咄逼人的绿色变得极为轻淡了,通过在开始有了起伏感的腰胯和大腿上接受光的反射,它消散在总的环境气氛中。色粉画中长沙发的淡玫瑰色和淡紫色,从这时起开始具有偏紫罗兰味的更强烈的色彩,女监管惨白的便服由于染上了它原来的色调,也就参与了这个环境气氛。渐渐地,从这些基本转换出发重新配置了整幅画的色彩——为了不让过于跳跃夺目的色块把画的中心偏移,穿衬衫妇女的红棕色头发变得带黄味了;出于同样的理由,前景中妇女的头发变得更浅了,以便发挥草图中绿色块的作用,但这是基于小调调式的。

背景上两位妇女衣裙的色彩处理同样减弱了对比,红棕色头发妇女的罩衫的红色被画成更夺目的紫红褐色,而接近这种颜色的靠垫,同长沙发的色彩联系在了一起。

背景上的装饰,也根据这种转换的同一内在逻辑,加以调整了。玻璃镜子晦暗得像无精打采的眼睛,它发着反映了这个房间新的环境气氛和红色微光。为了使红色欢唱,增加了一些绿色植物。沉重的柱子和门变得若有若无,没多大重量了。相反却加强了线脚的巴罗克风格;那些“摩尔式”券开始挤满在镜子之间并变得沉重起来,它们注定要在观者心目中造成“东方”的泊来品的错觉和天方夜谭的布景的错觉。

此外,这种装饰的变化只是构图变化的一种必然后果——草图总的框架保留了,但是洛特雷克在它上面编织了一组新的阿拉伯式图形。人物形象不再像草图那样只是平面的影象,而是具有体积感的“圆转”的形体。就在勾勒轮廓的线痕继续保留时,线条仍然展示了深度。不仅那些棱边变得不太突出了,而且轮廓的切割线也变成了运动的航迹;中央那个人物的斜度和姿势控制了整体的运动,并在大量的和谐中重现。例如,背景中的那名妓女在色粉画草图中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那时她头发上戴着一条与前景上绿衣裙颜色相同的缎带,现在她在这幅画中保持着同样的造型功能;如果说她的缎带与她同伴的衣裙一起褪了色的话,那么她的姿势就再现了同样的效果,这不仅是由于她的同样斜度的手臂,而且也是由于她的身体的总体运动以颠倒的方式重复了第一位妇女身体的运动。

草图中生硬的对比在这儿被一个连续的阿拉伯式图形系在了一起,这个图形以曲线和谐的纺锤形(装饰本身的巴罗克涡纹将参加进其中去)从前景出发,盘绕在空间,此后进入深处。

在从招贴画风格(洛特雷克是招贴画大师)转到这幅画的风格时,图鲁兹—洛特雷克仍然是既尖刻又温情的观察者,不过他用两种不同的语言传达了同样的最初印象。如果说草图表现了一种使它比完成的作品更有力的提炼,那么在从招贴画及其平面原则转向这幅画的起伏感的那一刻起,这就意味着人物形象嵌在深远的空间中,形体相互缠在一个网里。从这时起,色彩将烘托这些形,而不再是使它们冲突。不仅最微弱的阴影应当发挥作用(就像表现前景的长沙发那样),而且由于阴影,光线在把其节奏加在色彩上,把阿拉伯式图形加在形上时,将会构成一个真实的可触知的环境。于是洛特雷克就重构出了他所熟悉的这一边缘社会的人工照明的夜晚节景。

洛特雷克《磨坊街沙龙》1894年 共有4页,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页次:2/4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Appr/Print.asp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