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名作鉴赏中外艺术[专题]西方绘画 >蒙德里安《百老汇的布吉—沃吉》1942—1943年
打印打印本文
蒙德里安《百老汇的布吉—沃吉》1942—1943年
作者:阳英    来源:艺海掇英——西方最具创造性的60幅绘画    点击数:6010

像以往时期一样,他继续只用三种基本的色彩和以直角相交叉的直线条。然而改变却是深刻的——首先,线条不再是像用铅条隔开的庄严彩色玻璃窗画中那样的围起色彩的黑色条子,而只是色彩面的界限。

此外色彩本身也不是大的平涂色块,而是无数的小色面。因而其它一些也不再被沉重的黑色条带分开了,它们的小小平面并置在那儿,相互作用着,每一蓝色使一处黄色变得近似桔黄色,每一红色把黄色推向绿色,如此这般地继续下去,从而这三种色彩借助补色的视觉连接的无穷作用向我们显示出了整个彩虹的颜色。

抽象就是这样避免了装饰,并重新获得的生活的热烈气氛。在每一伟大的时代,艺术都具有某种抽象的因素,通过它,人的自愿选择和人的创造活动得到了体现,在这种自愿选择和这种创造活动中,人从表象的混沌里提取了他觉得是本质的东西,这种本质的东西构成的不是自然的一种单纯再现,而是表现了人与世界的主动联系的一件作品。

当代抽象绘画,在把抽象的那一刻分离出来时,在追求一种仅讲述人的创造活动并独立于这活动所作用的现实的纯绘画梦想时,试图着超越界限。

在试着摆脱全部伟大绘画的两极(形象与音乐)之间不断的紧张状态时,它或许犯了超凡入圣之罪。

康德在他的认识论中界定了感性与观念间必要的紧张,他以想象的方式显示了企图摆脱感性而生活在抽象本质的王国中的哲学错觉,他写道:“吃力地用翅膀扑打空气的鸽子,可能会诱使设想,如果没有毫无抵触的空气,它会飞得更好更自由。”这是致命的错觉,那它将完全无法飞了,因为只能依靠那抵抗的事物。

抽象画家或许追求的就是康德的鸽子那骗人的幻梦——摆脱具象的束缚,我不就能实现形与色的纯音乐、纯和谐了吗?

这种通向界限的过渡(把它的必然结果推到极限的蒙德里安,就是它最好的证明人)导致在一种愈发精微而又愈发稀薄的空气中体验和谐。

通过放弃全部再现性的手段,把抽象的时刻、绘画的音乐时刻分离出来的企图,在绘画语言的发展中,是一个合法的时刻,是一个必需的时刻,因为这有助于觉悟到绘画中那特别属于绘画的东西,它抛开了所有模仿的技法,不再把一幅画当成一场凝固的戏剧来处理,而是当成人的一种存在和一种和谐来表现。抽象绘画想说的东西,必须有一次把它说出来。

经过抽象的这种富于成果的禁欲苦行之后,绘画再不能成为它之前的那种样子了,哪怕它再找到具象的新形式,但在纯抽象的经验之后,它将不得不处在另一边而不是这一边,也就是说把抽象作为它的一个时刻结合进去。

从立体主义到蒙德里安的新造型主义

蒙德里安完全意识到他的路线和他“走向极限的通道”,蒙德里安写道:“新立体主义这个词找得不错,因为新造型实际上是立体主义的一种后果……新立体主义是一个颇为实用的称呼,它向人们指出了要碰到新造型得选择什么方向。”

蒙德里安《百老汇的布吉—沃吉》1942—1943年 共有4页,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页次:2/4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Appr/Print.asp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