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名作鉴赏散文纪实

欧阳修与司马光《朋党论》比较——古典诗文比较之十二

收录:2013-1-7  作者:陈友冰  来源:国学网  点击:3925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点击浏览陈友冰专辑

司马光从他的创作动机出发,只选择一种史料:朋党形成的原因以及给国家政治生活到来的危害。至于明君任用君子之朋使国兴,昏君诛君子之朋使国灭这正反两方面事例,司马光则一个也没有采用。如论及尧舜时,只提舜退共工、驩兜等小人之朋,不提其进八元、八恺等君子之朋;论及周武王时,也只说他指责商纣王让小人在朝廷结党,而不提“周武王之臣三千人为一大朋,而周用以兴”。同样地,桓灵时诛杀正直的党人、后唐昭宣帝时诛杀清流这些导致国灭的反面例证,也一个没有提及。但从历史史实来看,正直之臣们为抗击邪恶、革新吏治,却也合力同心,互相支持,这是不争的事实。如舜时就有八元、八恺,周时就有周公、召公,汉末就有清流,就是倡导“君子不党”的孔子,门下也有三千弟子,七十二贤,“更相称美,更相推让”,司马光为什麽对君子之党只字不提呢?因为在司马光看来,这些史实只是君子的同道之行,而并非朋党。因为君子同遵圣贤之教,又皆直道而行,在朝堂之上自然会有相近的见解和行为,这是道相同所至,而非有意结党。这种看法也是传统之见,唐宪宗时的贤相李绛有篇《对宪宗论朋党》就道破了这点。李绛对宪宗说:历来帝王最恶朋党,所以小人要谗毁君子,就把他们说成是朋党。其实,“圣贤合迹,千载同符”,“忠正之士直道而行,是同道也,非为党也”。作者举孔子和汉末名节之士为例:“孔子圣人也,颜回以下十哲,希圣也,更相称赞,为党乎?为道业乎?”况且孔子祖述尧舜、宪章文武,难道孔子和尧舜、周文王、周武王也是一党吗?至于“后汉末名节骨鲠忠正儒雅之臣,尽心匡国,尽节忧时”,并不存在什麽朋党,只是“宦官小人憎嫉正道,同为构陷,目为党人”。[8]正因为如此,司马光在《朋党论》中才没有“君子之朋”这一提法,当然也就不会引用这方面的史料了。

要指出的是:司马光虽不认为有君子朋党,但并不否认这批同道之人在朝廷和国家政治生活中的作用,也不排除他对同道君子遭到小人之党攻击排挤的同情。景祐末至庆历初的五年间,司马光或是因母亲、父亲去世在家守孝,或是在外地担任一个微不足道的代理县令,因而侥幸没有被卷入庆历党争。庆历五年冬,司马光奉调入朝任大理评事,此时正值“庆历新政”由于保守派的破坏而流产,范仲淹、尹洙、欧阳修等被以“朋党”之名相继排挤出朝。司马光由于刚入朝,官职又卑(从七品),所以未被保守派纳入视野,官职反而有所升迁——由大理评事至国子直讲、大理寺丞,直至馆阁校勘同知太常礼院。但他对这场斗争的是非有着非常明确的判断,对范仲淹等同道君子也流露出十分的仰慕,这从他当时写的一些诗文,如《留别东郡诸僚友》、《和范纯仁缑氏别后见寄》中即可看出。特别是和范仲淹的第二子范纯仁,两人交谊深厚,留下了大量唱和之作,互相服膺其令德,实际上也是同道之朋。他在《和范纯仁缑氏别后见寄》中借仁宗追复尧舜古乐,表达他对庆历君子匡复古道的称赏,以及对小人搬弄是非、从中破坏的愤慨:“至乐存要眇,失易求之难。昔从周道衰,畴人旷其官。声律久无师,文字多漫缺。仁皇闵崩坏,广庭集危冠。纷纭斗笔舌,异论谁能弹?”[9]后来范纯仁因傥论被逐出朝廷,司马光又不避嫌疑,仗义执言,要求将范召回,他称赞范说:“如纯仁者,忠义劲正,乃陛下耳目之官,尝以言被逐而志无所夺,轻利信道,不为苟且计。求之今日,岂易得哉?”[10]。在他担任知制诰后所草的不准欧阳修辞职的诏书中,又称赞欧阳修说:“卿格素高,华夏所服,中外备更,文武咸递。并部气俗沉鸷,和一方感怀,二敌牧伯之任,岂易其人?”[11]这虽然是朝廷的意思,但也有司马光的看法,不然就会象宋代中书舍人通常所做的那样封交题头,不草此诏了。司马光的这种不避嫌疑,称美范纯仁、欧阳修,实际上也印证李绛所说的“忠正之士直道而行,是同道也,非为党也”,与他在史料选择上的观点是一致的。

欧阳修与司马光《朋党论》比较——古典诗文比较之十二 共有8页,您还有3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页次:5/8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精彩鉴赏专题
名作鉴赏
名师点评专辑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Appr/Show.asp 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