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名作鉴赏散文纪实

“独乐乐”和“与众乐乐”——古典诗文比较之十一——苏辙《黄州快哉亭记》与苏轼《喜雨亭记》比较

收录:2012-12-3  作者:陈友冰  来源:国学网  点击:3384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点击浏览陈友冰专辑

《黄州快哉亭记》则是以描景叙事为主,内中虽有议论抒情,也是寄情于景、因物着议。全文分为三层:第一层先叙述长江出西陵峡后在赤壁一带“奔放肆大”之壮伟之景,然后交代贬谪之中的张梦得为观览江流胜景而修建“快哉亭”,以及亭的位置和得名之因。第二层更是集中写景,描绘了凭亭远眺,所见的“南北百里,东西一舍,涛澜汹涌,风云开阖”江山美景,以及“昼则舟楫出没于其前,夜则鱼龙悲啸于其下”让人“动心骇目”的倏忽变化。其中对赤壁之战“流风遗迹”的描叙,更将“快哉”的内涵由山川景物拓展至历史人事。第三层则由今到古,借宋玉随楚襄王游兰台对“快哉此风”的解释,指出人虽有遇与不遇之别,但只要“其中坦然,不以物伤性”,就能“何适而非快”。然后以张梦得不以贬谪为患为例,赞扬了超然物外,不以荣辱为怀的旷达乐观情怀。者层以议论抒情为主,也是本文的主旨所在,但与《喜雨亭记》的直接发论不同,它是因物着议,建立在上两层大量的描景、叙事之上的。

再次,两文的结构方式也不同。《喜雨亭记》采用主客问答的方式。用主人的接连发问和客人的一一回答来雨在农业生产和社会生活中的作用,就连“吾与二、三子,得相与优游而乐于此亭者”,皆雨之赐也”。这种结构方式起到了两个作用:一是强调了“雨”是主人、客人乃至万民“乐”的根源,皆因雨而喜,紧紧扣住《喜雨亭记》的“喜雨”二字;二是把作者要议论的主旨集中而又反复地提及,以引起人们注意,同时又活泼多变。

作者在进行主客问答时,还采用了渐进层深的反推法:“五日不雨可乎?”曰:“五日不雨则无麦。”“十日不雨可乎?”曰:“十日不雨则无禾”;一旦无麦无禾,岁且荐饥,就会狱讼繁兴,而盗贼滋炽;而一旦“狱讼繁兴,而盗贼滋炽”,包括作者在内的大大小小官员就不可能“优游而乐于此亭”。这样就使作者所要得出的结论:“吾与二、三子,得相与优游而乐于此亭者,皆雨之赐也”更具有说服力。

《喜雨亭记》中渐进层深的结构方式,不仅表现在反推法中,还表现在前后句相蝉联的顶真格上。文章最后的喜雨歌就是如此:“一雨三日,繄谁之力?民曰太守,太守不有;归之天子,天子曰不;归之造物,造物不自以为功,归之太空;太空冥冥,不可得而名”这样不但使文意渐进层深,把作者由喜雨而引发的思考一步步推向更深更广的空间,而且也使文章环环紧扣,既活泼又紧凑。

《黄州快哉亭记》在思理上也是渐进层深,但采取的结构方式却不同于《喜雨亭记》。作者被亭前远眺所饱览的江山美景所触发,由眼前之景所包含的历史往事所牵动,围绕“快哉”二字开始思索:“武昌诸山,冈陵起伏,草木行列;烟消日出,渔夫樵父之舍,皆可指数”,得以尽情地观风赏景,“其所以为快哉者也”,这是其一;回顾历史遗迹,“曹孟德、孙仲谋之所聛睨,周瑜、陆逊之所骋鹜,其风流遗迹,亦足以称快世俗”,这是其二;如果一个人能做到“其中坦然,不以物伤性”,那么,即使在贬谪之中,也会自放山水于之间,“将何适而非快”?即使是生活清苦,“蓬户瓮牖”,也会“无所不快”,这是其三。本文就是这样由自然到人生,由古到今,由人及己,从事业到生活,渐进层深,出色地表达了作者兄弟自放于山水,超然物外,不以荣辱为怀的旷达乐观之情。

《黄州快哉亭记》在构思上还采用了以实写虚之法。如上所述,本文的主旨是要表达作者兄弟自放于山水,超然物外,不以荣辱为怀的旷达乐观之情。但在文中处处写的则是张梦得:亭是张梦得建的,赞扬的也是“张君不以谪为患,窃会计之余功,而自放山水之间,此其中有以过人者”。但实际上,却是借写张君来写乃兄,因为谪居齐安的不仅是张梦得,还有苏轼;建亭者是张梦得,名之曰“快哉”的则是苏轼。因此,赞扬张梦得不以谪为患,而自放山水之间,更是对乃兄的揄扬。另外一,正如前面所指出的,苏辙对乃兄以“快哉”名亭所作的诠释,不仅在披露乃兄的襟胸,也是苏辙的夫子自道。由此看来,此文写张梦得是为了写苏轼,明写苏轼又在暗写自己。

“独乐乐”和“与众乐乐”——古典诗文比较之十一——苏辙《黄州… 共有7页,您还有3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页次:4/7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精彩鉴赏专题
名作鉴赏
名师点评专辑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Appr/Show.asp 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