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名作鉴赏诗词曲赋

解放鸟笼——读非马的《鸟笼》

收录:2009-2-24  作者:杨志学  来源:诗歌研究与品鉴  点击:1554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点击浏览杨志学专辑

台湾诗人非马写有一首名为《鸟笼》的诗。我第一次读到它,便被它吸引住了,历久不忘。诗只有三句话。为了达到于平缓中显惊奇的效果,作者为读者提示了一种阅读节奏,这种提示表现在他对诗的排列中。原诗是:

打开

鸟笼的

让鸟飞

把自由

还给

我领悟了作者的用心,我知道此诗不能以太连贯的语气快速读出,而须放慢节奏多停顿地读出。我曾在一个集体场合朗读此诗,我先声明这首诗很短,所以听者屏住呼吸都在注意听我念出的是一首什么样的诗……等我读完此诗,听者感到一种意外。他们说以前都未曾注意过这首诗。他们听我读到“把自由——”时,就往下想着等我读出“还给飞鸟”得了。但是,当听到“鸟”字后面还有一“笼”字时,他们感到了惊奇。我知道,这惊奇是因作者破坏了人的思维定势而带来的。这也可以看作一种陌生化的方式。新鲜的思维和表达像一把尖锐的锥子,扎入了人那惰性的血,于是,一首好诗诞生了。为什么这样说呢?如果写成“把自由还给飞鸟”可以说那并不是诗,因为那是尽人皆知的道理;而且,如果那样写,即使全诗只有寥寥数语,也令人感到并不精练。而现在作者这样写,虽一字之多,却是化腐朽为神奇,不仅使之成为一首令人思索的诗,而且并未让人感到有文字上的繁冗。我们会感到,此诗前面的平缓和漫不经心正是一种铺垫。你越品读,越琢磨,便越觉得此诗有道理,有趣味。作者如此写作,并非故作惊人奇特之语,而是有着深刻的用意的。试想鸟笼使鸟失去了自由,但鸟笼就一定轻松自在吗?被囚禁的人不自由,但囚禁别人的人就没有紧张感吗?被束缚者不自由,而束缚他人者就没有精神负担吗?为人管制不自由,但管制者就没有压力吗?受人监视不自由,而监视者就能步入超脱逍遥的境界吗?

某种意义上讲,鸟笼比鸟更不自由。无产者是无所谓惧的,因为他们一无所有,他们在斗争中失去的只是锁链。而一旦牢笼被挣破,牢笼的失落感与愤怒状可想而知。鉴于此,非马启发“鸟笼们”解放思想观念,要辨证地理解自由,不要以为失去自由的仅仅是飞鸟;放走飞鸟,或许首先解放的正是自己。非马的提示不知是否有助于治疗“鸟笼们”的精神症状,能否使他们消除在一定情况下常会出现的紧张、焦虑、失落、不平衡情绪。

事实上,诗不过是诗,它的价值往往仅在于启示,而其“行动价值”则很难见到。尤其悲哀的是,阅读非马《鸟笼》诗的人,恐怕多是飞鸟,而不是鸟笼。这样,即使非马好心地要将自由这件好东西赠予“鸟笼们”,怎奈“鸟笼们”却是不予理睬和接受。如此看来,非马的《鸟笼》诗所呈示的不过是一种想象,一种理想,一种幻影而已。而现实依然故我。为此,请允许我对非马的《鸟笼》和诗一首如下:

打开笼门

让鸟儿进去

嗵的一声关闭

把禁锢

送给

飞鸟

自由本是鸟笼也应该享有的,所以非马原诗里写放走鸟儿是将自由“还给”鸟笼;而不自由本是飞鸟不应受到的待遇,所以我在和诗里说飞鸟的不自由是鸟笼的强行“送给”。可叹的是,强行“送给”已成为一种被人习惯了的普遍现象,而希图“还给”却成了可望而不可即的梦幻。如果说非马的原诗是理想主义或浪漫主义,我的和诗则是写实主义或现实主义。现实不如想象美丽,有的只是残酷。我并不是在渲染悲观情绪。展现理想图景固然具有无穷的诱惑力和鼓舞力,但描摹现实也自有其不可替代的批判价值。从这个意义上讲,我的和诗与非马的原诗可以说是相辅相成,殊途同归。当然,我必须声明,从文本上讲,我的和诗并不具有非马的《鸟笼》诗那样的审美价值和艺术魅力,我仓促写下的几句分行排列文字其实并不是诗。

解放鸟笼——读非马的《鸟笼》 共有3页,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3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解放鸟笼——读非马的《鸟笼》》点评。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解放鸟笼——读非马的《鸟笼》》点赞!
靓图美文
大哉小天问——小谈聂鲁达《疑问集》
大哉小天问—…
《星条旗永不落》:米国人很受伤
《星条旗永不…
《爱在你左右》——错过一世的“陌生人”
《爱在你左右…
鲁奥《耶稣受难图》约1939年
鲁奥《耶稣受…
西班牙式美语——观《西班牙女佣》
西班牙式美语…
《远距离爱情》:真爱零距离
《远距离爱情…
精彩鉴赏专题
名作鉴赏
名师点评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