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名作鉴赏诗词曲赋

《诗经·豳风·东山》赏读

收录:2012-4-4  作者:杨柳  来源:《文学教育》2006年第13期  点击:3113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点击浏览杨柳专辑

古代的远戍和行役,给劳动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和痛苦。许多反映这些社会问题的诗作便应运而生,《诗经·豳风·东山》是其中一篇佳作。

《诗序》言:“《东山》,周公东征也。周公东征,三年而归。劳归士。大夫美之,故作是诗也。”认为西周初年,武王崩,周公当国后,奉成王之命兴师东征。他诛管叔、杀武庚,流放蔡叔与霍叔。三年后全师而归,奖励将士。大夫赞赏他,故作《东山》。其实这种说法是对古代封建统治者使“民忘其死以忠于上”的曲解和掩盖。如此悲喜交集辛酸漫溢的作品,应是东征归来的劳士所作。

《诗序》言:“一章言其完也。”“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想起当年我到东山去征战,离乡背井已经好多年。作品一开篇就点出了征人赴战已久,远离家乡的痛苦心情。“我来自东,零雨其濛。”现在我终于返回家园,天空却正洒落着濛濛细雨。凄清缠绵的景象使征人的心更加沉郁,不提“愁”字不画情,悲却从中来。“我东曰归,我心西悲。”士卒身在东山,心却早已西归回家。诗句朴实无华,却有力的表现了主人公强烈的归乡之情。“制彼裳衣,勿士行枚。”征人一想到早已准备好的家居衣裳,便为再也不用行军衔枚而感到喜悦。可“蜎蜎者蠋,烝在桑野。敦彼独宿,亦在车下。”却是笔锋一转,又回到了艰苦的东山之役。山蚕久在桑野,不正是我征人在野外战车下蜷曲独宿的写照吗?

首章通过对行役生活的回忆描述,表现了征战士卒“完”而得归,返乡途中悲喜交集的心情。久役而归,是征人之“喜”;而战事的艰苦和对家乡强烈的思念又让他“悲”不能禁。这一“喜”一“悲”,巧妙的反映出频繁的战争给百姓带来的离之痛苦、思之悲哀。

《诗序》言:“二章言其思也。”此章前四句与首章始四句同。其后“果臝之实,亦施于宇。伊威在室,蟏蛸在户。町畽鹿场,熠燿宵行。”出征多年,家乡如何?迷蒙的归途中,征人不禁神思:瓜蒌的果实也该爬到檐下了吧?然而转念一想,常年战乱不息、徭役不止,家园还能在吗?于是,诗人在悲喜犹疑的心境中看到了这样一幅画面:土鳖爬满阴湿的屋子,蛛网布满残破的门窗,宅院已成野鹿禽兽践踏之地,夜里还有幽幽飘闪的鬼火。久别后重回故园,本应在兴奋之余生出无限美好遐想。然而征人心里的家园却是荒凉衰败、惨不忍睹的。可见社会的混乱已到了何等地步!随处可见的凄凉荒芜,早已在征人心中留下了深深的阴影,他又怎敢去奢想自己的家园能美丽依旧。一幅用朴素细致的写实之笔描绘出的衰败图,深刻再现了当年战乱给社会带来的破坏。但即使如此,征人也“不可畏也,伊可怀也”。荒凉虽然可怕,但征人不能怕,只因心中难舍的牵挂。“畏”“怀”两字,写尽了古时征人的辛酸悲喜。如此情景交融,怎不触人心弦?

《诗序》言:“三章言其室家之望汝也。”此章前四句与首章始四句同。其后“鹳鸣于垤,妇叹于室。洒埽穹窒,我征聿至。”屋外鹳雀在土堆上鸣叫,房内妻子在悲伤长叹。她一定在洒扫庭院,为了迎接她快要归来的丈夫。征人通过对妻子言行心理的想象,一波三折地表达了彼此的思恋。“有敦瓜苦,烝在栗薪。自我不见,于今三年。”为什么匏瓜密密缠绕着栗树薪草,因为我们分开已有很多年了!《诗经·王风·采葛》:“一日不见,如三秋兮。”更何况是许多年不见呢!由此,战乱的荼毒生灵可见一斑!方玉润《诗经原始》评《诗经·小雅·采薇》末章:“真情实景,感伤时事。别有深情,不可言喻。”其实《东山》此章虽为想象,却亦为真情感伤!

>

《诗经·豳风·东山》赏读 共有3页,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3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诗经·豳风·东山》赏读》点评。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诗经·豳风·东山》赏读》点赞!
靓图美文
《月满轩尼诗》:温馨怡人的都市小调
《月满轩尼诗…
《雨果和圆明园》:不愧是一部力作
《雨果和圆明…
汉魏南北朝乐府清赏之四
汉魏南北朝乐…
埃尔·格列柯《奥尔加茨伯爵的葬礼》1586—1588年
埃尔·格列…
大卫·芬奇《搏击俱乐部》
大卫·芬奇…
罗马假日
罗马假日
精彩鉴赏专题
名作鉴赏
名师点评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