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名作鉴赏中短篇小说

陆文夫《小巷深处》

收录:2011-9-7  作者:董炳月  来源:当代中国文学名作鉴赏辞典  点击:21141
赞一个 赞 2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点击浏览董炳月专辑

陆文夫小巷深处

《萌芽》1956年第10期

作者简介

陆文夫1928年3月23日生于江苏省泰兴县长江边上一个名叫四圩的小村庄。6岁随家人迁居靖江县夹港。夹港这个与上海相连的水陆码头汇集了社会上三教九流的人物,给童年陆文夫以深刻影响,并且体现在他后来的小说创作中。1944年16岁时患伤寒病到苏州探亲休养,从此与苏州结下不解之缘。病愈后回泰兴在杨陋学塾读初中。17岁初中毕业,考取有名的苏州中学回到苏州。读高中期间阅读了大量外国文学作品,对社会现实有了深刻的认识,于是决定投身革命。1948年冬冒险穿过国民党封锁线去苏北解放区,准备打游击,却被分配到华中大学干部训练班学习。不久国民党全面崩溃,他随军南下,在新华社苏州支社当采访员,开始了8年的记者生活,广泛接触了社会生活,萌发了创作冲动。1955年初在《文艺月报》上发表处女作短篇小说《荣誉》。1956年发表《小巷深处》,引起很大反响。次年调入新成立的江苏省文联专业创作组,不久因与高晓声、方之等创办《探求者》受到错误批判,被贬回苏州,在机床厂当工人。1960年一度回南京搞创作,不久又变成批判对象,回到苏州在纱厂当机修工。“文革”期间备受冲击,1969年底全家下放到苏北射阳县农村劳动。“四人帮”被粉碎后,1978年重返文坛,创作了《献身》、《小贩世家》、《围墙》、《美食家》等优秀作品。在第四次中国作家协会代表大会上,被选为中国作协副主席。

内容概要

苏州城的秋夜,昏黄的街灯把白杨树婆娑的树影投在石子路上。城东北角一条铺着石板的深深小巷里,一个窗口透出灯光。灯下,一位俊俏的姑娘坐在书桌前双手托着下巴默想。眼圈儿发暗,像是痛苦与折磨留下的印记。巷子里很少有人了解她,只是看到她白天出门上班,晚上读书。邮递员知道她名叫徐文霞,是纱厂工人。给她送信来,她接到信常常愁眉苦脸,有时甚至把信撕掉。现在她忧郁地坐在灯下,不由得回忆起屈辱的过去——秋雨淅沥的黄昏,寒风凛冽的冬夜,苏州城阊门外的旅馆旁边,妖艳的妓女幽灵似地游荡着,嗲声嗲气地拉客,哄笑声、叫骂声不绝。这群妓女中有徐文霞,那时她17岁,被老鸨称作“阿四妹”。……这些事情已过去很久,但她一想起来仍然心里发抖。1952年人民政府把妓女集中起来送进妇女生产教养院,治病、诉苦、学习生产技术。徐文霞在那里度过了难忘的一年,连父母都不知道的她第一次享受到了做人的尊严。从教养院出来她进工厂当了女工,几次调动工作之后就没有人知道她的过去了。她勤奋、聪明而且美丽,小伙子们投来灼热的目光。但她害怕了。她怕那目光透过她的现在看到过去的恶魔,从而变为鄙视和冷漠。所以小伙子们的信使她为难:“谁能和做过妓女的人有真正的爱情?别尝这杯苦酒吧!”她孤独又寂寞,常在夜晚蒙着被子流泪,或者拼命读书……。但今晚,打开书本她却怎么也读不进去,大学毕业的技术员张俊的影子总是在她面前晃动:年轻的脸上放着光,常跑到她身边来,好像有什么事情,却又涨红了脸无声地走开。今天他要帮助她学习文化,她竟然满口答应,对青年男性设下的防线崩溃了。张俊纯真的眼睛使她心中充满幸福的幻想,但悲惨的往事又使她不寒而栗。她伏在书桌上抽泣起来……。秋天到冬天,徐文霞的生活充满了阳光。每天下班张俊都到她房里来,面对面给她上课,然后她写作业,他坐到另一张桌子上读自己的书。她担心他看书时间长闷坏了脑子,有时去搔他的后脑勺,有时递过去一个苹果。累了,他们手拉手在夜色笼罩的街头散步,踩着路上的梧桐叶,望着北寺塔高大的黑影。但有时夜里她梦见张俊指着她的鼻子大骂:“我把你当块白玉,原来你做过妓女!不要脸的东西!从此一刀两断!”她惊醒过来,浑身冷汗,泪水湿了枕头。初冬的一个早晨,徐文霞打扮得漂漂亮亮,挽着张俊的胳膊来到留园,漫步在幽静的小道上。在紫藤架下,张俊吐露了藏在心底的渴望:“文霞,我们结婚吧!在人生的道路上两个人携着手,没有爬不过的高山,渡不过的大河!”徐文霞沉浸在幸福里,几乎掉下泪来。但走到一座土山下面,一个扁平脸的男人看到徐文霞,恭敬地说:“你好呀四妹,你还在苏州吗?”徐文霞和他打了个招呼,就慌乱地拉着张俊奔上山顶,浑身颤抖。张俊问是怎么回事,徐文霞回答说那是一个熟人,“四妹”是她的小名。然后借口天冷拉张俊出了留园。一天,徐文霞听到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没想到进来的是那天在留园遇到的扁平脸男人。这人名叫朱国魂,解放前是投机商,第一个占有了她,抱着她的身子残酷地蹂躏。现在看到他,徐文霞又厌恶又恐惧,觉得自己有把柄落在这个人手里。朱国魂已将她近来的生活、工作、恋爱情况打听清楚,以“解放前的那段交情”相要挟,借口摆小摊缺少本钱,诈走了徐文霞一个月的工资。徐文霞扑到床上失声痛哭。从此她面容消瘦,目光呆滞。有时张俊来晚一点,她也以为是朱国魂告了密。她怕声音,担心朱国魂又来纠缠。张俊的温暖使她平静下来,她开始准备结婚用的花布、绸料,在痛苦的生活里编织美好的梦。没想到有一天朱国魂径自闯进屋来,奸笑着讨喜酒吃,说上次借的钱已用完。徐文霞心中燃起了怒火:拼了吧!跟这个畜生!但看到装着结婚用品的衣箱,心又软下来,手抖抖地摸出20块钱。朱国魂得寸进尺,竟要在这里过夜。强压在心底的痛苦、屈辱和愤怒爆发了,徐文霞扑过去拼命,朱国魂溜出门去。徐文霞头发蓬乱,脸色发青,坚定地来到张俊宿舍,扑在张俊怀里,泪如泉涌……。她诉说了过去的一切,请求张俊忘掉她,并原谅她隐瞒了这么久,然后在心底里道一声“再见”,无声地退出门去。夜深了,冷月挂在天空,屋瓦凝起浓霜。张俊在铺着石板的小巷里徘徊,他无法把自己热恋的美丽善良的姑娘和妓女联在一起,痛苦噬咬着他的心。他咆哮了:“是谁在洁白的绫罗上染了一个斑?是谁在清澈的溪流中吐了一口痰?不能怪她啊!在那个黑暗的时代里,一个柔弱的孤儿怎么能主宰自己?”不过想到将要伴随自己一生的姑娘曾经是妓女,他又踌躇了。但想起徐文霞给他的激励,想起徐文霞怀着那样一颗痛苦的心来爱他,他觉得自己很渺小,在世俗的闲言和传统观念面前成了败兵。他终于对着夜空发问:“和这样圣洁的姑娘在一起,会有什么玷污了你?”他转身跑到徐文霞门前,举起拳头拼命敲门。在古老美丽的苏州城的睡梦里,小巷深处的敲门声一阵紧似一阵……。

陆文夫《小巷深处》 共有3页,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3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過迲丶現恠  2015-5-1 22:22:45:
我很欣赏张俊的勇气,我想他们会获得幸福的。
 ※ 過迲丶現恠  2015-7-9 16:32:56  给《陆文夫《小巷深处》》点赞一个
 ※ 王翦  2014-12-30 19:23:31  给《陆文夫《小巷深处》》点赞一个
靓图美文
德拉克罗瓦《萨尔达纳帕尔之死》1827年
德拉克罗瓦《…
宫崎骏《千与千寻》
宫崎骏《千与…
委拉斯开兹《宫娥》1656年
委拉斯开兹《…
伦勃朗《基督与奸妇》1644年
伦勃朗《基督…
汉魏南北朝乐府清赏之四
汉魏南北朝乐…
《我和我的女友》:初恋是如此地刻骨铭心
《我和我的女…
精彩鉴赏专题
名作鉴赏
名师点评专辑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Appr/Show.asp 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