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名作鉴赏中短篇小说

高晓声《陈奂生上城》

收录:2011-9-7  作者:孙乃修  来源:当代中国文学名作鉴赏辞典  点击:6034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高晓声陈奂生上城

《人民文学》1980年第2期

作者简介

高晓声,1928年生,江苏武进人。小说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苏分会专业作家。出身农民家庭,父亲曾做过语文教员。从小家贫,但喜爱读书,每天放学后,去书店租连环画坐在门坎上一直看到天黑。少年时代在父亲指导下接触古文,最爱读《聊斋志异》。14岁时母亲去世,心灵受到很大打击。后来进大学读经济系,但喜爱的却是文学。解放后从事文学创作,发表了短篇小说《解约》和大型锡剧《走上新路》(与叶至诚合作)等作品。1957年,与江苏几位青年作家筹组“探求者”文学社,由于对社会现实中存在的一些问题提出自己的看法而被打成反党小集团,他是这些见解的执笔者,被戴上右派帽子,从此息影务农长达21年,与文学界完全断绝关系。从1978年6月开始重新握笔从事小说创作。1979年3月,“探求者”错案得到纠正。1979年,他在全国的一些文学期刊上发表了《李顺大造屋》、《“漏斗户”主》等11篇小说,引起文坛的广泛注意和热烈反响。他以自己是个农民而感到光荣。他曾这样讲:“二十多年来我从未有意识去体验他们的生活,倒是无意识地使他们的生活变成了我的生活。我不在上,不在下,不在旁,而是在其中;这也许是我写起来比较自由的原因。因为我并不单是在写他们,为他们说话,也是在写我自己,为自己说话。我写的那些小说,如《李顺大造屋》、《“漏斗户”主》、《陈奂生上城》,既是客观的反映,也都有我自己的影子。”他的作品叙事写人均很简洁,语言幽默、活泼,善于以轻松、精练的笔法揭示人物心理,尤其擅长以厚道态度刻画和塑造中国当代农民那种既善良又保守、既淳朴可爱又愚昧可笑但却始终在随着时代大潮前进的性格形象。他的小说作品对了解中国当代农民的心态及其40年来的历史命运,是颇有稗益的。已出版作品集:《七九小说集》《高晓声一九八○年小说集》《高晓声一九八一年小说集》《陈奂生》《高晓声一九八二年小说集》《高晓声小说选》《高晓声一九八三年小说集》《创作谈》等。

内容概要

一次寒潮刚过,天气已经好转,太阳暖烘烘,“漏斗户主”(漏斗户,指常年负债的贫穷人家。)陈奂生肚里吃得饱,身上穿得新,手里提着一个装满东西的干干净净的旅行包,像拎了束灯草,徒走三十里上县城。他到城里去干啥?去做买卖。稻子收好了,口粮柴草分到了,乘这个空当,去自由市场,卖一点农副产品,赚几个活钱买零碎。他去卖什么?卖油绳(一种油煎的面食)。一共六斤,卖完了稳赚三元。赚了钱打算干什么?打算买一顶呱呱叫的新帽子。四十八年来,他没买过帽子。陈奂生过惯苦日子,现在开始好起来。他满意透了。他身上有了肉,脸上有了笑;有时候半夜里醒过来,想到囤里有米、橱里有衣,总算像家人家了,就兴奋地睡不着。他的短处是,对着别人,往往默默无言。他羡慕别人能说东道西,怎么会碰到那么多新鲜事儿。为了这点,他总觉得比别人矮一头。空闲时,人们聚拢来聊天,他总只听不说,别人讲话也总不朝他看,就像等于没有他这个人。到了县城,还不到下午六点,先买杯热茶,啃了随身带着的几块僵饼,填饱肚子,向火车站走去,一路逛百货公司。晚上10点半以后,他的油绳在火车站很快卖光。数数少了三角钱。站起身来,谁知竟双腿发软,浑身无力,一摸额头,果然滚烫。后来他在车站候车室一头横躺在椅子上。一觉醒来,天光已大亮,一翻身,竟浑身颤了颤。他发现是睡在一张棕绷大床上。原来在他发高烧昏睡不久,县委书记吴楚来赶车去省里开会,在候车室里发现陈奂生,把他送到机关门诊室吃了药,然后把他安排到招待所去住。陈奂生和吴楚其实也谈不上交情,不过认识罢了。秋天吴楚在大队蹲点,曾闯到他家吃一顿便饭,像是特地来体验“漏斗户”的生活改善到什么程度。陈奂生看着这洁净的房间、各种摆设和新被子,不由自主地立刻在被窝里缩成一团,他知道自己身上(特别是脚)不大干净,生怕弄脏了被子……随即悄悄起身,不敢弄出一点声音,把鞋拎在手里,光脚走出门;临走时,他过去摸摸那张大皮椅,不敢坐,怕压瘪了弹不饱。五元钱住宿费,使他的心忐忑大跳。“我的天!”他想,“我还怕困掉一顶帽子,谁知竟要两顶!”他只得抖着手伸进袋里去摸钞票,然后细细数了三遍,交给那位大姑娘(服务员),那外面一张人民币,已经半湿了,尽是汗。大姑娘皱着眉头。陈奂生出了大价钱,不曾讨得大姑娘欢喜,心里也有点忿忿然,回到单人房间取旅行包。他再不怕弄脏,穿着鞋大摇大摆走了进去,往弹簧太师椅上一坐:“管它,坐瘪了不关我事,出了五元钱呢。”他昨晚上在百货店看中的帽子,实实在在是二元五一顶,为什么睡一夜要出两顶帽钱呢?他一个农业社员,去年工分单价七角,困一夜做七天还要倒贴一角,这不是开了大玩笑!既然那姑娘说可以住到十二点,那就再困吧。他衣服也不脱,就盖上被头困了,这一次再也不怕弄脏了什么,他出了五元钱呢。──即使房间弄成了猪圈,也不值!可是他睡不着。千怪万怪,只怪自己不曾先买帽了,才伤了风,才走不动,才碰着吴书记,才住招待所,才把油绳的利润搞光,连本钱也蚀掉一块多。他一狠心,买顶帽子去。他把剩下来的油绳本钱买了一顶帽子,戴在头上,飘然而去。一路上边走边看野景。眼看离家不远,忽然想到这次出门,连本搭利,几乎全部搞光,马上要见老婆,交不出帐,少不得又要受气,得想个主意对付她。他编造各种理由,但左思右想,总是不妥。忽然心里一亮,拍着大腿高兴地叫道:“有了。”他想到此趟上城,有此一番动人的经历,这五块钱化得值透。他总算有点自豪的东西可以讲讲了。试问,全大队的干部、社员,有谁坐过吴书记的汽车?有谁住过五元钱一夜的高级房间?他可要讲给大家听听,看谁还能说他没有什么讲的!看谁还能说他没见过世面?看谁还能瞧不起他,唔!……他精神陡增,顿时好像高大了许多。老婆已不在他眼里了;他有办法对付,只要一提到吴书记,说这五块钱还是吴书记看得起他,才让他用掉的,老婆保证服帖。哈,人总有得意的时候,他仅仅化了五块钱就买到了精神的满足,真是拾到了非常的便宜货,他愉快地划着快步,像一阵清风荡到了家门。果然,从此以后,陈奂生的身分显著提高了,不但村上的人要听他讲,连大队干部对他的态度也友好得多,而且,上街的时候,背后也常有人指点着他告诉别人说:“他坐过吴书记的汽车。”或者“他住过五块钱一天的高级房间。”公社农机厂的采购员碰着他,也拍拍他的肩胛说:“我就没有那个运气,三天两头住招待所,也住不进那样的房间。”从此,陈奂生一直很神气,做起事来,更比以前有劲得多了。

高晓声《陈奂生上城》 共有3页,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3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高晓声《陈奂生上城》》点评。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高晓声《陈奂生上城》》点赞!
靓图美文
鲁本斯《抢夺留西普的女儿》约1618年
鲁本斯《抢夺…
隋唐绘画之《捣练图卷》
隋唐绘画之《…
弗拉·安杰利科《三王的朝拜》(林耐奥利家的祭坛画)1433年
弗拉·安杰…
罗生门
罗生门
梅姆林《受难图》约1470年
梅姆林《受难…
马萨乔《纳税金》1425—1427年
马萨乔《纳税…
精彩鉴赏专题
名作鉴赏
名师点评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