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名作鉴赏中短篇小说

李碧华《胭脂扣》

收录:2011-9-7  作者:李今  来源:当代中国文学名作鉴赏辞典  点击:13496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点击浏览李今专辑

李碧华胭脂扣

香港天地图书有限公司1985年1月

作者简介

李碧华,女,广东人。生长在一个大家庭里,祖父以前在乡下很有钱,有四个老婆,还有妾侍。父亲做中药,住的是祖父的物业,所以李碧华从小生活在那种楼顶很高,有着木楼梯的旧式楼宇之中,听闻过很多旧式的人事斗争,这种环境和残余的记忆为李碧华提供了创作的素材和灵感。她从小喜爱文学艺术,学生时代便向《幸福家庭》和《中国学生周报》投稿,以后当过教师,从事多种职业。1976年至今任职记者(人物专访)、编剧,又在《东方日报》撰写专栏及小说。

结集出版的有散文:《白开水》、《爆竹烟花》、《红尘》、《青红皂白》、《戏弄》、《镜花》、《绿腰》等;小说《胭脂扣》、《霸王别姬》、《青蛇》、《纠缠》、《生死桥》、《秦俑》等;另外还编有电视剧本《七女性》、《北斗星》、《年青人》、《小时候》、《狮子山下》、《岁月河山》、《烙印》、《霸王别姬》、《江湖再见》等;电影剧本《父子情》、《细圈仔》、《窥情》、《胭脂扣》、《潘金莲之前世今生》、《秦俑》等;舞剧作品《搜神》、《女色》。

李碧华说她写作是为了自娱,如果本身不喜欢写,只是为了名利,到头来是会很伤心的。她相信自己的灵感,她创作“从来没有刻意怎么写,所有的景象、联想,见到什么,想到什么,都是在下笔的时候不知不觉地出来的。”

内容概要

袁永定在某报社广告部工作。一天一美丽女子前来要求登一段广告,“十二少:老地方等你。如花”她说是寻夫,可拿不出结婚证,又说是找友,可又无钱,说起话来,什么“倚红”、“客人”、“温心老契”,令人莫名其妙。袁永定已有女友,且不是好色之徒,无心与这女子周旋,因此冷淡地收工赶客。回家的路上,袁忽觉有人相随,方转身,杳无人迹,再回头,谁知突见如花。她恳求袁永定的同情,说自己务必要在七天之内找到那人的下落。现在她要去石塘咀,可香港变化太大了,她迷了路。袁永定只好答应帮忙。如花让一算命先生为她算命,她抽的字条上面写一“暗”字。算命先生说是吉兆,字面显示日内有音,而且“暗”字含有两个“日”字,日加日,阳火盛,说明如花要找的那人还在人间。算命先生给如花看掌相时却一脸疑惑,因她没有生命线。问属相,如花说属犬,老人算出她是戊戌年,一九五八年生人,如花却说她是庚戌年。袁永定以为如花想隐瞒岁数,于是知趣地走开,回来时却不见了如花,那算命先生目瞪口呆,一会儿就仓惶地收拾工具,头也不回地逃走了。袁永定不知所措,等车之际如花又出现了。袁永定恐怖地瞪着她,问她是人是鬼。如花楚楚低吟:“去的时候,我22岁。等了很久,不见他来,按捺不住,上来一看,原来已经五十年。”如花是当年石塘咀倚红楼红牌阿姑,与南北行三间中药海味铺的十二少陈振邦一见钟情。说话间,电车到了石塘咀,可这里已面目全非,如花再也找不到“老地方”,无奈之下袁水定只好把如花带回家。袁永定的女友阿楚是娱乐版的记者,她见此情景妒火满腔,如花知趣地向她证明自己不是人。阿楚充分发挥了她的记者才能,开始访问她如花的身世。据如花叙述,由于封建时代的家长不容青楼妓女入室,十二少为她离家出走,然而困窘的生活使十二少心情不佳,经常借题吵骂,后来他又染上了烟癖,借吞云吐雾来忘忧,最终二人都觉生无可恋,吞食鸦片了却一生。自尽前为怕来世相认有困难,便许下一个暗号:“3877”,因为他们寻死那天是三月八日晚上7时7分。根据这个暗号,袁永定、阿楚、如花决定分头去找图书馆、车牌、大街小巷的楼层号码,出生证、死亡证、身份证、回港证等上的“3877”这个数字,能想到的这些线索真能把人溺毙。已经是第四天了,如花仍毫不气馁,她告诉袁永定,为了等候十二少,她不肯喝使人尽忘前世的孟婆茶,哀请上来寻人,上来七大的代价,便是来生减寿七年。她宁愿寿命短一点,也要找到十二少。一天,袁永定无意中发现如花胸前悬挂着一个鸡心型景泰蓝的小匣子,如花告诉他这是一个胭脂匣子,是十二少送给她的礼物,她即使死了,也不离不弃。袁永定很受感动,也想浪漫一下,送女友一件礼物,好让她不离不弃。于是袁永定东施效颦,带着阿楚到嚤啰街,有心拣一个坠子,予她牵挂。忽然袁水定吓了一跳,一个与如花的一式一样的胭脂匣子放在杂物之间,可当他找来老板取货时,那个匣子却不见了,好像有一种冥冥的大能逼他勾留。终于在这店里他发现了一堆1932年3月,即如花自杀前后的报纸,从中找到了他所要找的消息:“青楼情种,如花魂断倚红”,“阔少梦醒,安眠药散偷生”。袁永定花高价买下了这份报纸,心中颇觉蹊跷。为什么如花说吞食鸦片,而报上却载服安眠药自杀?如花得知十二少没有死痛哭失声,在袁永定的厉声追问下,说出了她故意隐去的一个环扣。原来,十二少不堪生活之苦,听从了家人的劝告,向如花提出分手。如花见十二少决心已定,想到今后一个越升越高,一个越陷越深;一个只要自己抹煞了生命中的一段荒谬日子,幸福唾手可得,一个艰苦经营,竟成过眼烟云,越思越忿,邪念顿生,她邀十二少三天后见她做最后的诀别,她要把这个男人据为己有。在分手的那晚,如花在酒中落了四十粒安眠药,细细拌匀。经她殷勤相劝,十二少连尽三杯。然后,如花当着十二少面前吞下鸦片,且分了一份给他。这真是一场心理上的豪赌。如果十二少有一点真心,便死于殉情;如果掉头他去,也死于被杀。如花在毒发前不忘嘱咐:“今天,三月八日,现时七时七分,来生再见,为怕你我变了样子,或前事模糊,你认准:三八七七,你就知道,那是我来找你!”如花见十二少拿起生鸦片烟,放心地抒了一口气,玉殒香消。而十二少并没有为如花而死,临阵退缩,经抢救,捡回一命。如花势难预料如斯结局,还满腔热切来寻他。这便是爱情:大概一千万人之中,才有一双梁祝,才可以化蝶。其他的只化为蛾、蟑螂、蚊呐、苍蝇、金龟子……世间女子所追求的都是一样滑稽。袁永定与阿楚决定在如花至阴间的最后一天带她到大都市走走,开开眼界。在电影院bb机唤人的声响使袁永定顿生一念,他们可以通过传呼机,呼唤3877。通过几经周折的查找,他们终于找到了十二少陈振邦的儿子,虽然,他们父子早已不通音信,但他大概知道十二少在清水湾一间片厂中当茄喱啡。这时如花期限已满,她已知冥冥中总有安排。就在他们三人走到清水湾时,如花隐而不现了,不知是她找到了,还是死心了,就像一条鱼对水死了心。后来,袁永定无意看到一条法庭简讯:陈振邦,七十六岁,被控于元朗马田村一石屋内吸食鸦片烟,被告认罪,法官念其年迈贫困,判罚款五十元。

李碧华《胭脂扣》 共有3页,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3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李碧华《胭脂扣》》点评。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李碧华《胭脂扣》》点赞!
靓图美文
关于爱的《断背山》
关于爱的《断…
戈雅《1808年5月3日的屠杀》1814年
戈雅《180…
“绿我涓滴,会它千顷澄碧”——习近平同志《念奴娇·追思焦裕禄》解读
“绿我涓滴,…
委拉斯开兹《宫娥》1656年
委拉斯开兹《…
凡·德·韦登《耶稣受难图》约1445年
凡·德·…
汉魏南北朝乐府清赏之二
汉魏南北朝乐…
精彩鉴赏专题
名作鉴赏
名师点评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