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名作鉴赏中外艺术[专题]西方绘画

列奥纳多·达·芬奇《岩间圣母》1483—1486年

收录:2011-9-5  作者:阳英  来源:艺海掇英——西方最具创造性的60幅绘画  点击:5249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点击浏览西方绘画专题、或者阳英专辑

造物主的文化也确认了人的创造力——通过科学和艺术人有可能如他所写的“在整体上重构世界”,“自然是观念的一部分,尽管它终归是感性的,而为了追溯观念,我们得从经验出发”。但在理智和感性的这种辩证法中,艺术,尤其是绘画,可能颠倒这一思想运动进而彻底改变自然的道路。他在著作中把这称之为“模仿自然”;对他来说,这并不是抄袭自然的感性外观,而是与他的创造行动融为一体。这就是为什么他谈到在“再创造”中实现了感性和理性统一的“绘画的神圣性”。列奥纳多大量的文章把绘画的行为当成与上帝的创造行为相似的现象。

列奥纳多·达·芬奇的一生处在顶峰期的文艺复兴的充分发展时期。他借助光线和色彩,表现了人和自然在同一力场内部形成独有的一个整体,因而它与人是密切相关的,人的认识易于理解它而人的行动也完全能够接近它。

受到浮士德那种巨人般的痛苦的折磨,列奥纳多·达·芬奇怀着高傲的悲哀(这种悲哀把阴影涂在了他笔下的妇女和天使的面孔上,它仍然是一位未完成任务的上帝的悲哀)开辟了现代世界思想和行动的大道。

创造的时刻——列奥纳多·达·芬奇、

卡尔达诺、帕拉赛尔斯

科学确立了人对自然的统治。这是列奥纳多·达·芬奇同时代人的共同信念。

帕维亚的杰罗姆·卡尔达诺(1501—1576年)在1545年完成了代数学史上一篇重要的论文《大衍术》,他写道:“人的最大幸福在于认识天体的奥秘、自然的奥秘、神的精神、宇宙的秩序,而这种知识能把人从那害人的愚昧中摆脱出来。文艺复兴透视的变换在这儿全力地表现了出来——处于中心的不再是基督教的上帝,而是由科学变得万能的人。

从马西里奥·菲奇诺表述的人的精神与现实存在着一种完美的配合这一公设出发,重要的问题就是找到数学推理和经验的统一。卡尔达诺说:“如果我了解这种联系,那么我就是上帝了。”

同样的精神也激励着瑞士艾辛登的帕拉赛尔斯(1490—1541年),这位医生和炼金术士以同传统决裂开始了他在巴塞尔大学的教学生涯,他烧毁了加伦和阿维森纳的医学论著。照他看来,人的生命与宇宙的生命密不可分,人们在人的小宇宙中发现了世界的一切实体及它的一切法则。这就是为什么医生应当了解物理学和炼金术、天文学和神学的原因。因为人是身体、精神和灵魂的统一。

因而在卡尔达诺和帕拉赛尔斯这里,如同在列奥纳多那里一样,主宰他们研究的观念就是整体的观念;对卡尔达诺来说,数学表达了上帝根据它们的规律构想并创造出整个世界的那些法则本身,正如对帕拉赛尔斯来说,对人的认识就是一种完整的科学。

首页 上一页 [1] [2] [3] 尾页  页次:3/3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精彩鉴赏专题
名作鉴赏
名师点评专辑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Appr/Show.asp 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