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名作鉴赏中外艺术[专题]西方绘画

伦勃朗《基督与奸妇》1644年

收录:2011-9-5  作者:阳英  来源:艺海掇英——西方最具创造性的60幅绘画  点击:5750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点击浏览西方绘画专题、或者阳英专辑

在这个无尽头的空荡荡中堂里,那群模糊不清的聚集在一起的人物,跪在或俯伏在大祭司宝座前,他们只是一种幻影般的存在,就像黄金失掉光泽后的闪光或大祭司和大法官微不足道的影象。

黑暗吞没了这个失掉灵魂的世界及它的教堂的幽灵。伦勃朗就是这样把富人和权势的世界、这个阿姆斯特丹富裕的官员和大商人的世界抛回到黑暗之中。笛卡尔1631年就阿姆斯特丹说过:“在我居住的这座大城市里,除了我之外,没有一个人不做买卖。”

从此以后伦勃朗拒绝接受这个世界,在这个世界之外,他创造出了从他的梦想中产生的本质的世界——他的绘画作品不再向我们讲述外在现实的事物,而是讲述体现他内心景象的事物。被吞噬着它的最后火炭烧毁了的威严大教堂的这一浪漫主义的景象,还令人想起德国浪漫主义画家卡斯帕尔·达维德·弗里德里希的绘画,大约两个世纪之后,这位画家在1830年写下了“闭上你的肉眼,以便用心灵之眼观看你的画,然后使你在你的夜晚看到的东西出现在日光中,这是为了它转而从外部到内部在其它生命上发挥作用”。

就是这样让真理“出现在日光中”,这个真理不是大商人及他们的官员的真理,它是更深刻更本质的真理,它不是审判的真理,而是讯问的甚至可能是挑战的真理。

寒光明确有力地把奸妇突出出来,她是整幅画中唯一极其明亮的色块。这个白色的色块是唯一完全勾勒出外轮廓的影象,其余的人物则都处在光与影的边缘中。正是她首先通过造型的存在质问我们,因为与这幅画上部不同,与另一个世界、表象的世界不同,在这儿光线并没留在事物上,它没给事物填加什么东西,它构成事物。卡拉瓦乔的影响是不容否认的,但差别仍是巨大的;在卡拉瓦乔那儿,光线使形从黑暗中突然出现,并赋予它们立体感、重量感和物质感;而在伦勃朗这儿,形与光线融为一体,光没有玩弄形,它就是形的实体,它似乎来自其内而照耀其外。它使它所触及的事物变形,使日常生活中的事物和行动具有祝圣仪式的庄严性。

在斜着穿过这个场景、把所有事物投进黑暗或光明的像一片刀刃的光束中,戏剧性浓缩就是这样的,它外切于如此狭窄的一个区域,使得一切都向这白衣妇人会聚,就像在伦勃朗的《圣彼得的否认》中,一位妇人突然把她的蜡烛靠近彼得的面孔,彼得做出退回到黑暗中的动作。在同样专横的照明的冲击下,每个生命都具有了超自然的存在,每个人都是传递神圣信息的使者。

这幅画整体的对比结构散发出了这个意义,可能就连在这种对照中也存在着一种反天主教的论战。加尔文教派的荷兰从它的殿堂中驱逐了天主教反宗教改革运动的豪华装饰和形象。

通过展示上部的镀金宝座的、柱子的、巨大拱穹的、帷幔的火热色彩(在这儿一些阴影爬行在深入到黑暗里的过分装饰中),伦勃朗把那一小群如同雕塑的人物放在光线中以形成对比,在没有丝毫装饰的一面光秃秃墙的黑背景前,每个面孔都具有了它人的显现和现实的重量。

伦勃朗《基督与奸妇》1644年 共有4页,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页次:2/4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精彩鉴赏专题
名作鉴赏
名师点评专辑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Appr/Show.asp 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