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名作鉴赏中外艺术[专题]西方绘画

委拉斯开兹《宫娥》1656年

收录:2011-9-5  作者:阳英  来源:艺海掇英——西方最具创造性的60幅绘画  点击:8047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点击浏览西方绘画专题、或者阳英专辑

原则上说,小公主本人至少应代替国王成为注意的焦点,但通过一种大胆的办法,使她偏移了在构图里的中心位置,与丑陋无比的玛丽—巴鲍拉形成均衡之势。这种作法与向传统价值挑战和反叛大有关系。把王公和诸神从他们的台座上搬开的作法,实际上早就被委拉斯开兹常用了。在他的《酒徒们》中,为了与巴库斯配合并形成与他对应的一个人物,让一位醉鬼具有变红的可笑面孔,他的那顶脏得要命的帽子戏拟了神的冠冕。美与丑和畸形构成对称的效果,从而也就降低了美。

因而在这儿,多视点,一种不禁会让人想到莱布尼兹及其“单子”观念(“就像同一座城市,从不同的角度看,会显得完全两样,并从透视上被增殖了,就如同由无限多的单纯物质造成的,有同样多的各不相同的宇宙,然而这些不同的宇宙,只有根据每个单子的不同视点,对某一事物的各种透视罢了”——莱布尼兹:《单子论》)的相互性观念,取代了从国王出发加以安排的、等级制的、单一的视点。

背景墙上的镜子和门在《宫娥》中发挥着特殊的作用。在提香的画上,镜子不超出画面去重现一个形象并完成形象。在一位法兰德斯画家笔下,例如在创作《阿尔诺芬尼夫妇像》的凡·艾克笔下,镜子用于证明该场面的真实性,它仅仅展示作为一名正式证人的画家在现场,除此之外并不给这幅画添加什么东西。就连在委拉斯开兹笔下,在《照镜子的维纳斯》中,镜子也只是向我们揭示这位女神的面孔。而在《宫娥》中,镜子通过展现本应成为主要题材的国王和王后这两个人物而把我们引出了这幅画,我们直接看到的人物,小公主及其随从,仅仅是在他们摆姿势之际突然闯入画室的。

门向另一种光线、另一个世界敞开着,它不再是朝画前方敞开的,而是向着后方敞开的。

因而镜子和门是让人走出这幅画的框架的双重劝说,这幅画也就不再是,两种外部的陌生的现实相会合的地点、相交的地点或相干扰的地点。

创造的时刻——从堂·吉诃德到委拉斯开兹

对文艺复兴的太阳中心论和人类中心论的诉讼,宣告了全部具体的视点的相对性,肯定了处在各种矛盾中心的新世界观,当时,这些矛盾撕裂了西班牙——仍然强大的君主政体存在于被贵族和官僚的寄生性、被城市的衰落侵蚀的一个国家里;美洲金银的大量汇集与农业的失败;自由大胆的思想的诞生与审查迫害人文主义者的盲目而又疯狂的宗教裁判。在西班牙最杰出的头脑那儿,产生出反对一种像毒药一样传播的怀疑态度的努力,一种处处揭露谎言的看事物的观点。这一路线由塞万提斯开始,由堂·吉诃德(他生活在塞万提斯时代的西班牙,但却保持着高卢的阿马迪斯的世界幻象)的疯狂尝试开始,到委拉斯开兹这儿达到了顶峰,委拉斯开兹也与骗人的表象作战,撕破了假象的纱幕,暴露了可笑的现实。

从这种观点看,《宫娥》是一幅关于绘画的绘画作品,就像《堂·吉诃德》是一部关于小说的小说作品。

对现实和真理的追求,在《宫娥》中和在《堂·吉诃德》中一样,导致了把不同程度的现实包含在作品里。就像在塞万提斯笔下,神话的真理和日常的现实不>

委拉斯开兹《宫娥》1656年 共有5页,您还有1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尾页  页次:4/5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精彩鉴赏专题
名作鉴赏
名师点评专辑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Appr/Show.asp 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