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名作鉴赏中外艺术[专题]西方绘画

委拉斯开兹《宫娥》1656年

收录:2011-9-5  作者:阳英  来源:艺海掇英——西方最具创造性的60幅绘画  点击:8047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点击浏览西方绘画专题、或者阳英专辑

最后,在这些长方形的安排中,或者在那些与垂直决裂的直线(如左方画布框的边棱线条和右方放在狗身上的侏儒腿部的线条)的安排中,有意违背了均衡;当原则上小公主是处于这幅画下部的几何中心和右方墙壁透视线灭点指向她时,那掩盖了左方的画布框就把这幅画的中心线移向了右方。因此小公主也就不再占据着中心位置了。

因而发生在这里的一切,就好像委拉斯开兹系统地推翻了传统的等级制(一点无疑是这件与塞万提斯的《堂·吉诃德》类似的作品的深刻意义),就好像他在造型领域实现了一种转化,这种转化与文艺复兴时期宇宙学领域中,从托勒密体系向哥白尼和伽利略体系过渡时实现的转化是相似的。

委拉斯开兹和肖像画

通过《宫娥》,委拉斯开兹创造了一幅“群像画”。由于弗兰斯·哈尔斯和伦勃朗,这一类型的作品,在荷兰已经十分流行了,但是只有它与传统的清规戒律决裂时,才不再是符合礼仪和令人厌烦的东西,例如在伦勃朗的《夜巡》中最光彩夺目的色块就是那位小女孩的色块,而她恰好与弗兰斯·班宁·柯克队长的队伍毫无关系。

委拉斯开兹更严重地破坏了游戏的规则,人们无疑能识别每一个人物——首先是这位画家的自画像,接下来是跪着的第一位宫娥(也就是说在宫内当侍从的贵族少女)唐娜·玛丽亚·阿古斯蒂娜·萨米恩托,当时约四、五岁的小公主玛格丽塔,行屈膝礼的第二位宫娥唐娜·伊萨贝尔·德·委拉斯柯,难看的女侏儒玛丽—巴鲍拉,戏弄狗的男侏儒尼柯拉西奥·鲍图萨托,在昏暗中的是宫廷女仆唐娜·玛赛拉·德·乌尔诺斯和一位不知名的侍卫,背景中站在门前的是宫廷主管唐·何塞·尼埃托·委拉斯开兹。

这些“肖像”中的每一个人都具有“鲜明的个性”。通过与受理想化要求控制的意大利传统的彻底决裂,还通过与永远根据以往某位大师的“样式”把面容嵌入预定的图式或形式的矫饰主义更强硬地对立,委拉斯开兹既摆脱了教会和旧贵族的堡垒,托莱多的风格和与之相适应的一些美学形式(矫饰主义的形式和巴罗克的形式),也摆脱了马德里的风格(在马德里,国王、宫廷、朝臣全都欣赏意大利大师的豪华风格)。委拉斯开兹是在十七世纪西班牙的第三个艺术中心塞维利亚,接受艺术教育的;塞维利亚是西班牙小贵族和资产阶级生活的中心,在这儿形成了一种新的世界观,一些新社会理想的观念和新艺术形式的观念,如迅速对骑士过时的抱负加以戏拟的资产阶级的小说,在绘画领域,则是与宫廷绘画的矫饰主义强烈对立的“卡拉瓦乔派”的潮流。委拉斯开兹一生中,哪怕在他担任国王首席画家的日子里,通过体现在其大量作品中的对劳动的尊重和对等级制及社会偏见的仇恨,始终保持着这种民主传统的精神。

《宫娥》的群像就证明了这一点。

与一切必须围绕王室人物旋转的官方群像画不同,在《宫娥》中这种秩序被颠倒过来了。

宫廷画家必须为国王和王后画像,但在这儿,他们的模糊形象,远离构图的中心,只显现在背景上的镜子里。宫殿——他们尊严不可缺少的首饰盒,在这儿被颠倒地表现了,一个马德里摩尔人风格宫殿的光秃大厅,没有家具,天花板上也没有枝形吊灯,只有一些镶着黑框的画。这是与合乎礼仪的装饰对立的一面。在这儿向我们提供了人们一般不会展示的现象——宫廷生活的幕后景象。

委拉斯开兹《宫娥》1656年 共有5页,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页次:3/5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精彩鉴赏专题
名作鉴赏
名师点评专辑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Appr/Show.asp 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