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名作鉴赏中外艺术[专题]西方绘画

戈雅《1808年5月3日的屠杀》1814年

收录:2011-9-5  作者:阳英  来源:艺海掇英——西方最具创造性的60幅绘画  点击:9225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点击浏览西方绘画专题、或者阳英专辑

戈雅撕破这张隔在原始印象与作品之间的网。重要的是拯救实际场景造成的那最初的震动,不要什么中介也不要什么俗套。

戈雅造成的就是这样的巨大转变。

戈雅以他观看世界的方式,也以他绘画语言爆炸般的新颖之处,违反了那些古老的限制。

他敢于直接地观看并描绘当代无名者的事件,而不去赞颂爆发的大众中的某个个体英雄,他直接地记录了这个景象,而没把某种秩序或某个流行的构图、某种文明的画法强加给它。这是现代人激化的愤怒,这现代人早已在卢梭那儿本能地喊出了他赤裸裸的苦闷和反叛,根本没有穿上预制美学或概念的服装。

这种与传统及其种种礼仪的决裂,首先体现在放弃了光滑的“精雕细琢”的绘画(在这种绘画中,没有任何画笔的痕迹,也没有任何明显的“笔触”)。戈雅用一只急速的激动的疯狂的手并置着他的笔触,但并不追求把它们连在一起,他突出那些相互联结地面,但并不让它们“旋转起来”,甚至也不让一个面过渡到另一个面,粗粗地把体积弄成方形的,神经质的线条只抓住本质的东西,但并不考虑它们的连续性。因而获得了一种令人难以忍受的紧张感,一种高于真实的强烈实感,这是表现一场悲剧奇观的作品。

在《5月3日的屠杀》中,像墓石般压在那儿的天空的黑色区和远方房屋的幻影般轮廓,占据了三分之一强的画面。在这沉重的斗篷下,是悲剧的人群。这场行动表达得如此清楚,就像那盏信号灯一样强烈——唯一一条像抛物线似的曲线,把那些从黑夜中立起来等待死亡的人、那些将在提灯的惨白光线里被枪杀的人、那些已倒在血泊中的人联结起来。

在对面,这条曲线有如一堵围墙,在那些杀人者身上延伸。身穿军服不见面孔的无名者群体、这盲目行动的普遍化身,通过相似的运动——服从同一机械节奏的连成一束的步枪的运动、同样弓着的背部的运动和腿部的运动,得到了有力的强调。

双方中间是那盏边角方方正正的提灯,这不祥之眼带着命运的严酷和无情。这一画内的光线还在行刑队逆光影象的黑墙、他们步枪枪管的闪光与面对死亡的每个受刑者各具特色的反应之间形成了对比。在那片黑影上,处在提灯之上透视缩减强烈的额头和紧闭的眼睛,仿佛使那个人低下头向前冲去。在他之前的棕色皮肤的大个子,无可奈何地狂扯着头发。挨着他的白色影象,一副镇定的听天由命的样子。那因愤怒圆睁的露白的眼睛,预示了《圣依西德罗朝圣者幻景》中一位乞丐的疯狂目光,不过在这儿,伴随这双眼睛的却是报复和反抗的紧握的拳头。

在中央,是那位集中了画面全部光线和西班牙全部反抗和希望的身穿白衬衫圆睁双眼的男子,他身上似乎放射着胜过嘲弄人的巨大提灯的光芒,一瞬间,它还照亮了天地。他成十字形的双臂,让人想到基督在橄榄园中的姿势,他就是向谋杀他的又聋又哑的行刑队发出的活生生的质问。这位衣衫褴褛的无名英雄体现着西班牙人民的斗争。这是西班牙人民对死亡的蔑视、对超自然力的祈求、对后代的复仇的呼唤,以及西班牙人民的牺牲、西班牙人民渺茫的希望。在他身边,捂住眼睛不想看的人、用拳头堵住耳朵不愿听枪声的人、双眼大睁仿佛精神恍惚的人、在牺牲的最后时刻都渴望着活得像样,跪下去的修士,我们不知道他握在一起的双手,是正在为倒下去的同伴祈祷还是发誓要为死者报仇。

戈雅《1808年5月3日的屠杀》1814年 共有4页,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页次:2/4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精彩鉴赏专题
名作鉴赏
名师点评专辑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Appr/Show.asp 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