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名作鉴赏中外艺术[专题]西方绘画

马奈《奥林匹亚》1863年

收录:2011-9-5  作者:阳英  来源:艺海掇英——西方最具创造性的60幅绘画  点击:9650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点击浏览西方绘画专题、或者阳英专辑

然而,决裂带有根本的性质。神话主题变得不仅是现实的,而且是十分低俗的。这儿出现的不是女神、不是女王、也不是威尼斯的贵妃,而是正等待着即将光临的顾客的妓女;她的躯体和头向上挺直着,目光凝视前方,差不多是在挑逗人。女仆靠在床边。提香那只可爱的猫,金白相间的毛就像女主人的长发那样,它极为舒服地蜷缩在她脚下;现在它被黑猫的色块取代了,这只长着猫头鹰眼睛的黑猫正伸着懒腰。这两个世界的不同,就像天与地的不同一样。

这就是《奥林匹亚》最初的观众愤怒的原因所在。在若干世纪中,绘画一直装饰着或点缀着神庙或帝王公侯的宫殿。它始终是宗教的、神话的、历史的,永远向人展示着超自然的现实或英雄的现实的图象。资产阶级及其1789年革命摧毁了这种艺术从中汲取意义的那个世界。但是在攻击宗教和贵族的同时,他们把过去的美学形式当作一种讨人喜欢的装饰保留了下来。因而在德拉克罗瓦(他从最后的史诗的豪情中、从大革命和帝国的豪情中获得了灵感和信仰)之后,在资产阶级社会(它的现实在第二帝国治下变成了对第一帝国的拙劣模仿,它是一种肮脏卑鄙的现实)里,这个社会本身与那由古代秩序创造出来的、其全部意义在这个投机和利己主义的商业世界中已无能为力的艺术语言之间的对比,越来越令人难以忍受了。

伟大的古典绘画的漫画从它之中残存了下来,这就是学院派的绘画和雄辩术的绘画。

正是通过一种历史、一种文明总的发展,人们才能理解《奥林匹亚》造成的震撼。资产阶级拒绝承认“它的”世界正在退化为不人道的肮脏现实,它的自命不凡的因循守旧态度在种种虚构中发展着,也在由于孕育它们的社会已消失从而丧失了意义的种种空洞形式中发展着;对这个资产阶级来说,马奈的画就像是一次挑战。批评家拉夫耐尔在1865年5月4日的《时代》上写道:“《奥林匹亚》……一幅能激起骚乱的画……”

这幅画中最具颠覆性的,就是它刺伤了传统的种种惯例、种种和谐,粗暴地打断了学院派绘画的空谈,一下子揭露了这个社会的谎言和它艺术的衰败。

波德莱尔要求艺术在全部惯例以外表现当前现实的、“现代性”的种种存在。

马奈走得要远得多——他不满足于赶走诸神的神话、帝王的历史、英雄的史诗;他宣告了一种不再叙述什么的绘画,一种不再作为整体的一部分附着于某种社会秩序或发展规则的绘画,一种拒绝从属于现实人的外在价值的绘画。他宣称艺术自律于人外在最高权利之外。

巴黎公社将完全自然地把马奈与库尔贝、杜米埃一起列入艺术家联合会委员的名单。他超越对时代真理单纯政治性的觉悟,他说:“很奇怪,当共和主义者谈论艺术时,他们同反动派没什么不同。”

从1826年的《老乐师》起,他已经同那些流行的俗套决裂了。但是在《奥林匹亚》中,他开创了一种用来呼唤新真理的新绘画语言。美学方面的公愤因而发展成为“政治上的”公愤。

这是首次向文艺复兴创造的透视——几何学透视和空气透视提出的诉讼。

如果不再需要“叙述一个故事”,那么也就没必要在一幅画中再现日常活动的实用性空间了;奥林匹亚明确的影象鲜明地突出在深暗背景上,左方是接近暖棕色的黑,右方是接近冷绿色的黑。谨慎地提高了视平线,床仿佛向我们倾斜过来。立体感和细致的起伏变化不见了,或仅仅略微暗示一下;在奥林匹亚的身体上没有“圆转过去”的体积感。

马奈《奥林匹亚》1863年 共有4页,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页次:2/4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精彩鉴赏专题
名作鉴赏
名师点评专辑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Appr/Show.asp 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