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名作鉴赏散文纪实[专题]朱自清作品

朱自清《别》欣赏

收录:2011-8-29  作者:朱文衡  来源:朱自清名作欣赏  点击:10520
赞一个 赞 1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点击浏览朱自清作品鉴赏专题

他长久没有想到伊和八儿了;倘使想到累人的他们,怕只招些烦厌罢。

这一天,他母亲寄信给他,说家里光景不好,已叫人送伊和八儿来了。他吃了一惊,想:“可麻烦哩!”但这是不可免的;他只得等着。一直几天,他们没来,他不由有些焦躁——不屑的焦躁;那藏在烦厌中的期待底情开始摇憾他柔弱的心了。

晚上他接着伊父亲的信片,说他们明天准来。可是刮了一夜底北风,接着便是纷纷的大雪。他早起从楼上外望迷迷茫茫的,像一张洁白的绒毡儿将大地裹着;大地怕寒,便整个儿所在毡里去了。天空静荡荡的,不见一只鸟儿,只有整千整万的雪花鹅毛片似的“白战”着。他呆呆的看,心里盘算,“只怕又来不成了哩!该诅咒的雪,你早不好落,迟不好落,偏选在今天落,不是故意欺负我,不给我做美么?——但是信上说来,他们必晓得我在车站接,会叫我白跑么?——我若不去,岂不叫他们失望?……”

午饭后雪落得愈紧。他匆匆乘车上车站去。在没遮拦的月台上,足足吃够一点多钟底风,火车才来了。客人们纷纷地上下,小工们忙忙的搬运;一种低缓而嘈杂的声浪在稠密的空气中浮沉着。他立在月台上,目不转睛地看着每个走过他面前的人。走过的都走过了,哪里有伊和八儿底影儿?——连有些像的也无。他不信,走到月台那头去看,又到出口去看,确是没有——他想,他们一定搭下一班车来了。

一切都如前了,他——只有他——只在月台上徘徊。警察走过,盯了他一眼,他却不理会。车来时,他照样热心地去看每个下车的搭客,但他的努力显然又落了空。

晚上最后一班车来了,他们终于没有来。他恼了,没精打彩地冲寒冒雪而回——一路上想,“再不接他们了,也别望他们了!”但到了屋里,便自回心转意:“这么大的雪,也难怪他们,……得知几时晴哩?雪住了便可来了罢?落得小些也可动身了罢?”

两天匆匆过去,雪是一直没有止。那晚上他独自在房里坐,仆人走来说,有人送了一个女人和孩子来了。他诧异地听着。这于他确是意外——窗外的雪还在落呵。他下楼和他们相见,伊推着八儿说:“看——谁来了?”八儿回头道:“唔……爸爸。”他没有说话,只低低叫声:“跟我来罢。”

他们到楼上安顿了东西。伊说前天大雪,伊父亲怕八儿冻着,所以没有来;他教等天晴再走罢。但伊看了两天,天是一时不会晴的了,老等着,谁耐烦?所以决然动身。他听了,不开口。他们沉默了一会。那时他的朋友们都已晓得他的喜事——他住的一所房子原是公寓之类;楼上有好几个朋友们同住——哄着来看伊。他逐一介绍了,伊微低着头向他们鞠躬。他们坐了一会,彼此谈着,问了伊些话。伊只用简单的句子低低地、缓缓地答复。他想,伊大约怕“蓦生”哩!这时他忽然感着一种隐藏的不安;那不安底情原从他母亲信里捎来,可是他到现在才明白地感觉到了。——其实那时的屋里,所有的于谁都是“蓦生”的,谁底生命流里不曾被丢了瓦砾,掀起不安的波浪呢?但丢给他俩的大些,波动自然也有力些,所以便分外感着了。于是他们坐坐无聊,都告辞了。他俩显然觉得有些异样。这个异样,教他俩不能即时联合——他们不曾说话;电灯底光确和往日不同,光里一切,自然也都变化。在他俩眼里,包围着他们的,都是偶力底漩涡:坐的椅子,面前的桌子,桌上的墨水瓶,瓶里墨水底每一滴,像都由那些漩涡支持着;漩涡呢,自然是不安和欢乐底交流了。

朱自清《别》欣赏 共有5页,您还有4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5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朱自清《别》欣赏》点评。
 ※ 西安西  2015-8-16 15:27:28  给《朱自清《别》欣赏》点赞一个
靓图美文
德拉克罗瓦《萨尔达纳帕尔之死》1827年
德拉克罗瓦《…
宫崎骏《千与千寻》
宫崎骏《千与…
委拉斯开兹《宫娥》1656年
委拉斯开兹《…
伦勃朗《基督与奸妇》1644年
伦勃朗《基督…
汉魏南北朝乐府清赏之四
汉魏南北朝乐…
《我和我的女友》:初恋是如此地刻骨铭心
《我和我的女…
精彩鉴赏专题
名作鉴赏
名师点评专辑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Appr/Show.asp 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