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名作鉴赏散文纪实

《何方谈史忆人》:揭秘中央政策参谋的过程

收录:2010-10-27  作者:雷志龙  来源:人民网  点击:3218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点击浏览雷志龙专辑

《何方谈史忆人》:揭秘中央政策参谋的过程我看了凤凰网上一段何老访谈的视频。当说到在压力下揭发张闻天并引发陈毅下了“洛甫同志,你已经众叛亲离了”断语的时候,何老几乎不能自已。他意识到自己揭发的分量,嘴唇翕动着,内心的痛楚煎熬可想而知。“文革”结束后,他主动找到张闻天夫人刘英,检讨错误,要求会见。何老自揭伤疤的解剖令人感动。

结缘何老

今年88岁高龄的何方先生是我国著名的国际问题专家、党史研究学者和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说来遗憾,我最早听说何老,还是刚到《世界知识》编辑部不久,在一次有关“和平与发展”时代问题的选题会上,听执行主编徐波提及的。徐波说,何老在上世纪80年代追随李一氓、宦乡等人向中央的建言,对于改变当今世界仍处于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时代的基本判断,起了重要作用。并说,如果没有“和平与发展”的时代判断,也就不会有后来大规模的经济建设与今天的现代化成就。当我得知他也是《世界知识》的老作者时,一种敬意油然而生:这是一个曾对中国的内政外交产生过重要影响的老人。

之所以今天与何方先生结缘,还要感谢中国社科院当代中国研究所的前副所长、研究员程中原先生的襄助。程先生是著名的党史与国史专家,《张闻天传》的作者,为人非常和蔼。在一次成功的图书合作之后,我们成了忘年交。由于我所在的出版社隶属外交系统,因此我们的谈话总是离不开原外交部副部长张闻天的话题。每每这个时候,程先生总对我讲起长期担任张闻天助手的何方以及他的张闻天研究,并说,“何方的研究很有分量”。

正当我接触何老、出版何老图书的愿望愈发强烈的时候,2008年5月的一天晚上,我突然接到程先生的电话,告诉我何老正在酝酿出书的消息,并把帮助何老编辑文章的林昶的联系方式给了我。啊,是林昶?《日本学刊》的副主编?我们可是多年的老朋友了。于是,一个电话打了过去……

我知道,能为何老做点事情,那是我一生的荣耀。张闻天最初进入我的视野,还是来自中学课本当中那一点有限的叙述。对张闻天的特别关注,还是近些年的相关阅读之后。这种关注,不仅是因为张闻天与众不同的个人魅力与修养,还在于他在国门初开,却有了着眼世界的开放意识。外交人员要做研究是他在驻苏使馆提出来并率先躬行的;他倡议设立了外交学院、世界知识出版社和国际问题研究所;他还想建立一个国际问题图书馆,但未曾实现。这些想法无疑在当时都是大胆超前、前无古人的。但是,就在我阅读“张闻天”并产生浓烈兴趣的同时,也总有一些问题在拷问自己:为什么张闻天作为政治局委员,曾经的总书记,却在建国后只做了个驻苏大使和授权有限的外交部副部长呢?为什么作为我党和共和国历史上一个如此重要的关键人物,最后在我们的历史叙述中竟悄无声息了呢?

幸好,这些问题,我在编辑何老的《谈史忆人》中,找到了答案。

“为自己赎罪补过”

如果说,何老此前给我的印象还是通过口耳相传得来的粗线条,但在仔细编校书稿之后,我对何老的认识就逐渐丰满立体了起来。何老是“三八”式的延安老革命,跟随张闻天十多年,由延安至东北,再到驻苏使馆,然后是回外交部,做了张闻天有实无名但最为得力的“秘书”。可以说,是张闻天影响了他,成就了他,丰富了他,但也因此在1959年庐山会议后受张闻天牵连,蒙冤长达20年(1959~1978年)。平反后,他参加中央国际问题写作小组,并先后任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首任所长与国务院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副总干事,为中国世界局势的研判以及对日关系新思维的开启作出了卓越贡献。1999年离休后,已近八十高龄的何老转入了党史研究,特别是对张闻天的研究。就此说来,“张闻天”三个字,是何老一生不可忽略的生活背景或精神底色。

《何方谈史忆人》:揭秘中央政策参谋的过程 共有3页,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3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何方谈史忆人》:揭秘中央政策参谋的过程》点评。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何方谈史忆人》:揭秘中央政策参谋的过程》点赞!
靓图美文
《中产家庭》The middle——不上不下,刚刚好
《中产家庭》…
弗拉·安杰利科《三王的朝拜》(林耐奥利家的祭坛画)1433年
弗拉·安杰…
博斯《圣安东尼的诱惑》(三联画中央镶板)约1500年
博斯《圣安东…
弗兰克·达拉邦特《肖申克的救赎》
弗兰克·达…
第18届奥斯卡最佳影片《失去的周未》
第18届奥斯…
梁家辉《情人》
梁家辉《情人…
精彩鉴赏专题
名作鉴赏
名师点评专辑